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老百姓纷纷表示:提个意见咋就这么难?

文章来源:半月谈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8-12 16:46:02

  导读:设立意见箱原是一些政府部门和服务机构征询公众意见建议的重要方式之一,但半月谈记者在部分地区调查却发现,有的实体意见箱实际上已变成摆设,甚至沦为“垃圾箱”,而一些网上意见箱更是反映渠道不畅,结果都是问题难解决。老百姓纷纷表示:提个意见咋就这么难?

  河北新乐市实验小学纪检委员在打开意见箱 王晓 摄

  意见箱没落,不少成了“摆设”

  意见箱挂在距大门两米处,箱体上面蒙着一层灰,锁头已经锈迹斑斑,“肚子”里满是枯黄的树叶还有一条脏毛巾……这是半月谈记者近日在杭州某社区大门外看到的场景。当询问往这个意见箱里投送意见建议多久能得到反馈时,社区工作人员答复“不知道”。

  半月谈记者在多地走访时发现,类似现象不在少数。一些地方和单位把意见箱做成了“摆设”,箱子挺漂亮,却没人日常管理维护,使用率很低,里面的意见也未能及时处理。有的部门为了应付上级安排或是政民互动要求,把意见箱摆到了人烟稀少、视线不到、触手难及之地,似乎故意不想让意见箱与群众接触。此前被曝出的两米高的意见箱、摄像头底下装意见箱等,也体现出一些部门对意见箱的态度。

  吉林一位基层组织部门干部说,意见箱曾是收集基层群众意见建议的重要渠道,在很多地方一度随处可见,但现在却成了“稀罕物”,不少办公楼、服务大厅里已经难觅意见箱的踪影。

  江苏镇江一位小学副校长告诉半月谈记者,学校门口保安室外设有意见箱,但今年上半年只收到两封信:

  一封是反映校内管理问题,一封是建议整顿学校周边环境。“现在很多学生家长有意见更愿意去网络论坛发帖或者向上级部门反映,有时几个月也收不到一封信,久而久之就没有专人定期去开意见箱了。”这位副校长说,上半年收到的这两封信还都是建议人提醒学校保安才收到的。

  采访中一些干部群众指出,随着技术不断发展,实体意见箱的没落有一定必然性,网络意见箱、掌上意见箱已经较为普及。不过,半月谈记者搜索发现,一些网上意见箱同样存在着相对隐蔽、疏于维护、反馈不及时等问题。例如,记者点击吉林通化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网站的“政务咨询”“意见征集”栏目,页面却直接跳转到了通化市政府网站信息共享平台,与该部门并无直接关系。

  还有一些网上意见箱不及时回复也引发群众不满。半月谈记者在长沙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主任信箱栏目看到,一些反映问题的群众专门再次发邮件提示该部门关注此前反映的问题,有群众还因为反馈慢而投诉。

  意见不能提、不敢提、不愿提

  近日,郑州市民陈岩(化名)经历了恼人的医保转换过程,本来简单的程序却因各级医保部门相关工作人员的等、靠、拖,足足走了7个月才办完。陈岩说,非常想把自己令人抓狂的经历写成投诉建议向医保部门或其上级主管部门反映,但办手续的整个过程中却没有发现意见箱或监督服务电话,上网也没查到投诉渠道,最后只能自己忍了。

  半月谈记者梳理发现,当前基层广泛存在着有意见不能提、不敢提、不愿提的现象:

  1 ——缺少有效渠道,意见建议无处诉。

  半月谈记者走访并查询一些地方部门的官方网站等渠道发现,当前一些单位虽然设立了意见箱、意见簿或者网上信箱等平台,但其中有不少长期缺少必要维护,甚至是空头链接。有的政府官网明确:本系统仅向本省户籍公民开放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投诉举报功能,非本省户籍公民可通过书面方式投诉举报。但书面方式投诉举报的渠道却没有明确。

  2 ——害怕打击报复,意见烂在肚子里。

  北京某国企员工李元(化名)说,此前单位里来过巡视组,也摆出了一个意见箱,虽然大家很想提交一些问题线索,但意见箱位于单位显著位置,一旦去投信很难确保不被人看到,即便没人,单位里还有各种视频监控,“保不齐从哪个角落就能看出谁在提意见” 。一些群众反映,在提意见、说建议之前确实会考虑到风险后果,尤其是给单位领导、上级部门和一些机关提意见时,很容易想到被打击报复或者“穿小鞋”等后果。

  3 ——解决效果有限,提与不提一个样。

  半月谈记者梳理发现,部分群众之所以不愿提意见,是因为一些部门对来自基层群众的意见不够重视,或解决不及时,让群众产生了“提与不提一个样”的感觉。半月谈记者在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百姓热线网站上查询发现,2017年11月有群众投诉该地国道上区间测速标志不明显,但截至记者发稿时,该投诉仍未获得交警部门回复。

  有基层干部告诉半月谈记者,在电话信箱、网上信箱发现有涉及本部门的投诉建议后,往往是能拖就拖,因为解决这些问题往往都是常规工作之外的任务,又缺少相应的监督考核,解决起来自然缺乏动力。

  意见箱“信任危机”不可忽视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尽管各地都在逐步完善网上信箱、领导信箱等意见搜集平台建设,而且随着基层巡视等工作广泛开展,实体意见箱也在重回公众视野,但意见箱仍不可避免地面临着群众的“信任危机”。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付诚认为,由于一些领导干部对群众意见缺乏足够重视,实体或虚拟意见箱本应承担的反映民意、沟通上下的功能逐渐被边缘化。

  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和静钧副教授认为,意见箱功能逐渐弱化,在民意收集上渠道堵塞,进而陷入恶性循环,不利于基层民主治理,容易引发社会风险。

  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浙江省社会学学会会长杨建华说,只有把老百姓的事当成天大的事,关注民生、民情、民意、民心,才真正贯彻落实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毕竟,只有民情纾解、疏通了,很多事情才好办。

  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任勇教授建议,加强对群众反映意见正面引导,避免形成“基层反映意见难”的刻板印象,同时也要采取有效激励措施,鼓励基层政府积极收集群众真实需求和建议。

  和静钧等专家建议,要真正发挥各种形式意见箱的作用,前端要整改,末端要优化。一方面需要调整意见箱设置,充分利用互联网和移动社交网络等途径,方便群众表达和投递意见建议;另一方面还要做好意见建议的回复处理工作。(记者 刘硕 马剑 宋晓东 柯高阳)

责任编辑:健翁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