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山西运城绛县这个专 业合作社不务正业 只为非法揽储

文章来源:百度新闻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6-03 10:45:44

  随着国家对非金融机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监管力度的加大,许多非法吸储、非法集资机构被立案查处。2018年8月,常年在各大电台、电视台投放广告,为动车冠名的山东银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化名)非法吸收5千余名被害人存款高达25亿余元被查处并遭起诉;2019年4月27日,浙江证监局接群众举报,杭州公安局拱墅分局依法立案侦查金诚集团涉嫌非法集资案。次日,拱墅分局对集团实控人韦某及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许多“高大上”公司,原是个“大忽悠”。

  前不久,山西绛县有不少群众向廉政法制周刊反映,绛县也有许多听上去很有品的“XX专业合作社”其实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专业合作社不干专业的事,从事的都是吸收公众存款的勾当。

  在众多的专业合作社中,有一家名为“满福旺山楂合作社”的“吸储业务”很不错。据了解,这家合作社的法人是王某叶,主要经营者为“贾某旗(王某叶丈夫)、李某惠(儿媳、原民政系统现退役军人事务局公职人员)、李某跃(李某惠父亲、某银行工作人员)。

  5月21日,廉政法制周刊特派记者前往山西绛县,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满福旺”的业务员楚成财(和贾某旗是亲戚)介绍说,这家合作社是2013年成立的,由于是亲戚,所以对他们比较信任,除了把自己的钱交给“满福旺山楂合作社”外,还动员其他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把钱放进“满福旺山楂合作社”。

  “每次我动员邻居或者亲朋好友把钱给我,我都一分不少地交给了‘满福旺山楂合作社’,合作社以股金的名义给大家出具存单。”

  “满福旺”出具的股金证书

  在一张满福旺山楂合作社2015年3月17日出具的一张“股金证”上,记者看到如下信息“户名:续廷良,账号:1427001407,金额(大写)壹拾万元整,小写:100000,期限:一年,年利率:12%,到期日2016-3-17,到期红利:12000,法人代表:王某叶,会计:李某跃,出纳:李某惠,业务:楚成财”,这张凭证上盖有“满福旺山楂合作社公章”,看上去像极了银行的定期存款单。

  楚成财说,截止2016年6月,经他之手为“满福旺”揽储的资金本金、利息一直没有发放,截至今年3月还有184万本金未还,利息一直没给大家。

  大家一直催我问“满福旺”要钱兑现,可是他们总是拖。到了2018年3月8日,“满福旺”法人王某叶以及贾某旗来到我家,要我和他们把大家手里的“股金证”收上来换成了手写的白条,并承诺大家最多十个月给大家一一兑现。

  当时我们都信以为真,都相信了他们的承诺,没有追问为什么要换成欠条,按道理这钱都交给他们了,这条也应该由他们自己打,但是大家认为我是经手人,所以欠条上除了贾某旗的名字,还有我的名字。后来我和大家才知道“满福旺”换条子是为了规避公安部门对非法吸储非法集资的打击。

  截止现在,“满福旺”都没有给大家兑现,办公地址也关门了,大家又找到我,我打王某叶、贾某旗、李某惠的电话,他们都不接了,现在大家要钱无望,天天坐我家里催讨,我有苦难言,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们农民攒一点钱不容易,想着能多整点利息,就通过楚成财把钱交给满福旺了,谁知道现在弄成这个样子?有一次,我们找到李某惠上班的民政局,局领导也不管。”一位姓张的村民说。

   满福旺和大家签订的协议

   他们还告诉廉政法制周刊,在今年3月24日,贾某旗和儿媳李某惠又来村里,说是从某化工厂要来80多万现金,但是只能按照总股金数6203030元分配,平均以13.5%的比例分给各股户,同时承诺在两年内还清大家的剩余现金,若两年年满还不清的话,就以自家的独院与楚成财家的房产做担保。同时要求各位“股户”在拿到3月24日的回款股金后,两年内不能通过公安局、法院、纪检等执法部门索要剩余现金。否则不能给大家钱。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满福旺”原来的办公地址,但是空无一人。有人透漏,房子是租来的,已经好久见到人了。随后记者来到市场和监督局,对“满福旺山楂合作社”进行了信息查询,发现5月6日,该合作社已经注销。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绛县民政局,见到了该局领导,她说,李某惠这个人她不熟悉,因为自己是才调过来的,目前李已经到退役军人事务局去上班了。

   随后,记者又来到退役军人事务局,该局领导表示,该局是新成立的,李某惠涉嫌非法吸储的事情毫不知情。随后派人找来了李某惠。

  李某惠告诉记者,收大家钱的事都是家里大人做的,自己并不知情。当记者指出她多次到现场并在给大家出具的“股金存条”上有她的名字时,她就借口接电话出去了。

  记者问她她的婆婆王某叶的联系方式时,她表示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婆婆了,也没有婆婆的联系方式。

  离开时,她透漏,因为这件事,她的宝马车也被人扣走了。自己也是取保的身份了。所以这件事情不要再找她了。

  试想,如果“满福旺”成立之初,不是借着会计、出纳等人具有公职人员和银行工作人员身份,会有多少人能相信他们把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血汗钱交给他们?在没有把钱还清之前,“满福旺”把合作社注销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廉政法制周刊将继续关注!

  记者  赵旭东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