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周边 > 新乡 > 正文

武汉我们不说再见——援鄂医生隔离观察期的所想

来源:平原晚报编辑:李茗茜发布时间:2020-04-02 17:24:59

  王飞(左一)和同事在机场合影  图片由王飞提供

  □记者李文奇

  有的时候,会因为一件事或者一次特别的经历而记住一座城市,对王飞来讲,这座城市就是武汉。

  对于长垣市中医院副院长王飞来讲,第一次来武汉不是旅游,不是学习,而是以援鄂医疗队队员的身份深夜抵达。

  王飞回想起2个月前的情形,依然如昨。开赴武汉,尽管他已经有了几天的思想准备,但命令的紧急还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甚至在走之前没有跟家人郑重告别。不过,大概也正是因为紧急,才能够让他在很短的时间内控制住情绪,坚定地走向战场。

  来武汉之前,方舱医院对王飞来说只是个概念,尽管从春节前就关注疫情的发展,但真正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是很惊诧。王飞和新乡的20名医生以及洛阳的30名医生,是被紧急调防到江汉方舱医院的。之前已经获知这里是武汉建设使用最早、容纳床位最多的方舱医院,也是武汉疫情最严重的地方。

  对于医生来说,舱内的工作性质跟王飞他们在医院基本一样,除

  此之外还有最主要的一项就是给病人讲解和沟通病情。由于病人很多,除了查房之外,这项工作是最累人的。有一次朋友问王飞有没有在方舱医院里跳舞,王飞只能苦笑着告诉对方没有时间,跳舞只是很个别的情况,而跳舞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缓解病人及医护人员的压力,毕竟在这种环境里,医护人员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及时辨别重症患者或者轻症转重症的患者很重要,这也成了王飞作为领队的最重要工作。每天进舱后王飞需要针对重点病人进行二次查房,以防遗漏。王飞的举动吸引了中区护士的注意,他们常常会跟着王飞一起查房。在这里王飞结识了很多天南海北的医护人员并成为了朋友,但遗憾的是,直到休舱也没有看见过他们完整的容貌。

  隔离期间,有人看见王飞鼻梁被口罩磨烂的照片后,问其在方舱医院里苦不苦。有着20年职业生涯的王飞,对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在方舱医院里工作,除了工作环境更危险,工作量和工作强度更大,身

  穿防护服工作不方便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直到有一天查房,有位病人告诉王飞,他的父母已经在重症病房去世,妻子还在救治,家里就剩孩子一个人,他很担心孩子也很担心妻子,他要求帮他转到妻子所在的医院,这时王飞的心情沉重到了极点。

  王飞所收管的病人中,有的一家人都被感染的,因轻重不同被安排在不同的医院。每次查房或者跟他们交流,总能感觉到他们那种跌入人生低谷的无助和对家人刻骨的牵挂,而这个时候言语的宽慰很难

  起到作用,能做的就是尽快让他们康复出院。

  在每次午夜梦回的时候,王飞常常会想起那些在战疫中殉职的人们,有警察,有基层干部,有医护人员,想起他们,王飞就会泪流满面。

  在长垣市的隔离点,再次想起返程的时候,武汉人民夹道相送的场景,王飞久久难忘。他说,从今以后,我们的人生将会重整,我们的生活中将会充满更多的正义与感动,我们也将因为这段特殊的经历,永远记住武汉这座城市以及那里的人民。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