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委监察 > 党纪法规 > 正文

能干却守不住底线 宁波“能吏腐败”不断

文章来源:综合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4-25 08:41:39

苏利冕受贿案一审开庭

4月19日,宁波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苏利冕受贿案一审开庭。根据检方的指控,苏利冕在慈溪、余姚、宁波任职期间,利用职权之便受贿915万元。

浙江省纪委监委此前通报,苏利冕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利用职务影响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利;违反生活纪律,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背弃党的宗旨,丧失理想信念,生活腐化,道德败坏,性质恶劣。

苏利冕在本人撰写的忏悔录中坦白,“自己是一个原本即将退休走出办公大楼却马上要跨入监狱大门的人,制造这个惨痛悲剧的,恰恰是自己。”监委将其带走调查之后,苏利冕之子还仓皇出逃,引发舆论哗然。

苏利冕从慈溪县供销社基层做起,历任慈溪市副市长、余姚市委书记、宁波市政府秘书长、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在任宁波分管金融的副市长时,苏利冕力推宁波融入大上海的战略,还推动宁波市政府与央行上海总部、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合办高规格机构,彼时的苏利冕大动作频频,也算意气风发。

但苏利冕能力的另一面却是“理想信念缺失,在贪欲中迷失了方向,将权力作为捞取个人好处的资源,既想当领导,又想当老板,处心积虑谋取私利,走上了犯罪道路。”

苏利冕是宁波“能吏腐败”的又一个案例。作为东部经济重镇,宁波这个副省级城市的人事变动向来引人注目。十八大后,从2014年12月市委原常委、宣传部原部长洪嘉祥被双规,到2015年9月原常委、常务副市长寿永年被查,再到2016年全国两会后时任市长卢子跃严重违纪被免职,市委班子中有三名官员先后出事,宁波政坛遇到前所未有的人事变故。

在宁波,能干务实型官员是主流,但也有一些官员优缺点明显,虽能干却守不住底线,易滑向贪腐,卢子跃、寿永年和洪嘉祥就属于这类人。

2017年5月31日,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卢子跃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审理查明,卢子跃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或者通过其家人收受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7亿余元。

卢子跃

“干事还是卢子跃!”卢子跃落马后,宁波普通民众和一些政商界人士私下提及落马官员时,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卢子跃的仕途一度被看好,当年以浙江副省长职务平调宁波,按照中共官员任职惯例,书记外调后,基层经验丰富的卢子跃有望再上台阶。卢丰富的基层任职经历是显著的标签。作为分管环保的副省长,卢子跃在浙江重点工程“五水共治”上倾心尽力,2013年5月曾与污染严重的温州苍南民众有约:两年后去当地河里游泳,以检验治水成绩。但卢最终未能履行诺言。卢落马后,温州当地新媒体平台“微温州”发文《告温州人民:卢子跃不能来温州游泳了》。

卢子跃务实又好名,主政宁波时,当地报纸经常可以看到市长的各种活动,曝光率极高,相反书记的报道却相对较少。知情者称,宁波以往的几任主官中,陈同海、许运鸿都是干事的,陈和许虽已落马,但在部分官员和商人眼中属于“能吏”,即能力出众,做事有魄力,能干实事,但也是有很多缺点的官员。

宁波市委宣传部原部长洪嘉祥也是个“能吏”。曾任陈同海秘书的洪嘉祥,在陈同海落马后仕途不见丝毫影响,可见其能力。宁波报业集团一位退休干部称,他们都说洪嘉祥做事很有魄力。洪嘉祥任职的慈溪市,有市民说,“洪嘉祥有能力有贡献,比那些混日子的强多了,没他慈溪发展没那么快。”一位基层官员更是邀请前去采访的记者到当地政府随便找个人采访,“保证能说出个有关洪嘉祥的一二三件好处来。”

洪嘉祥

但退休干部也指出,洪嘉祥有时候乱来,也是跟陈同海学的。洪嘉祥落马后,法院查明其利用职务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房地产项目推进、土地性质变更、规划方案审批及企业生产经营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先后多次以投资入股获取预分红或分红、高价售房等方式,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834.5万元。案发后,洪嘉祥坦白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又退缴了全部赃款赃物。

2016年5月洪嘉祥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

再有就是宁波原常务副市长寿永年,他在主政鄞州的12年,赶上当地“撤县建区”和房地产黄金十年。他大力发展鄞州中心区的城市化建设,一举改变“鄞县有县无城区”的历史,使鄞州中心区成为各种生活配套设施和文化配套设施全都完善的宁波城市新区。同时,鄞州区排进全国百强区前十位,地方财政收入连续七年居浙江省第一。但也同样是在大拆大建中,寿永年利用城市规划变更项目等寻租,最终于2016年5月因受贿罪被批捕。

寿永年

在宁波官场,寿永年是一位颇有争议的人。他个子不高,身材瘦弱,头发斑白,却性格强势,精力旺盛,做事追求完美,不怕得罪人,属于典型的“T”型肩(意为能承担责任办大事)官员。不仅如此,多年来,他对下属爱护有加,培养了一大批有才干的年轻干部,这些人如今有不少担任政府部门要职。因其强势性格和行事风格,多年来得罪不少利益相关方,一直以来,对寿永年的举报从未间断。2011年2月,寿永年在其家中险遭三位不明身份的年轻人绑架,后经过他和保安的搏斗成功逃脱。此事发生时恰逢春节,在宁波官场引起轩然大波,不过涉案人被抓获后,经审查认定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

像宁波这种“能吏贪腐”的现象,中共十八大高压反腐以来并不鲜见,比如仇和、刘志军都曾被坊间称为“能吏”。对此,《人民日报》曾发文评论称,“对于这些中饱私囊的蛀虫,即使再‘能’,也没有必要、更不应该抱有同情心,否则只会助长了那些心存侥幸的腐败者的气焰,令腐败难以根除。”

本文综合自浙江纪委网站、澎湃新闻、中国网、新京报、21世纪经济报道、凤凰周刊等

 

责任编辑:健翁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