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委监察 > 党纪法规 > 正文

市委副书记受贿2300万:炒股赔了、情人买房车、请保姆都有人付款

文章来源:检察风云杂志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7-11 16:30:45

赵文彬自从担任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委书记的第二年起,便开启了自己长达15年的受贿、索贿之“旅”。后赵文彬历任长沙市副市长、长沙市委常委、株洲市委常委、株洲市副市长、湘潭市委常委、湘潭市委副书记等职,并最终在湘潭市委副书记任上东窗事发。15年间,赵文彬共受贿2357.1万余元,其中有95%以上是其主动索贿所得,仅房产就要了三套,其中两套是别墅。

市委副书记受贿2300万:炒股赔了、情人买房车、请保姆都有人付款

索两套别墅,退休后去住

赵文彬金额最大的一笔受贿,是向两个老板索要了一套价值1448余万元的别墅,而且是要了两次才要到。

湖南四季花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季公司)负责人国正明,湖南湘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天公司)法定代表人华金生与赵文彬彼此熟识,三人经常一起吃饭打牌。赵文彬多次利用职务便利,为二人在购买土地、承揽工程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谋取利益。碰到有重大项目需要赵文彬帮忙,两人还会共同出马。

2010年,国正明和华金生看中了滨江的一块商业用地,二人合作成立了地宝公司,想把这块土地拍下来。

在竞拍开始之前,国正明了解到湖南省沙坪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沙坪公司)老总牛胜民对这块地也很感兴趣,也想参与竞拍。由于沙坪公司实力强大,国正明担心会有闪失,遂请赵文彬出面把牛胜民劝退。在赵文彬的协调下,国正明和华金生的公司竞拍获得了地宝大厦项目土地开发权。

此后,赵文彬又通过打招呼,帮助二人承揽了坪塘集镇片保障房建设项目,预期可盈利8000多万元。

国正明和华金生都明白,这个忙不是白帮的,两人商量,等地宝大厦有利润后,拿出500万元感谢赵文彬和牛胜民。可是,这500万元还没来得及给出去,赵文彬就先开口了,而且他的胃口远远不是500万元就能填满的。

2012年,赵文彬看上了新开发的金茂梅溪湖小区,他感觉这个小区环境很好,还有别墅区,遂起意由国正明出钱买一套别墅做会所。

此后,赵文彬专门带国正明看过别墅,称可以买一套搞活动的时候用。但国正明觉得别墅太贵,没有出资购买。

赵文彬没有死心,2012年下半年,他又邀请华金生去看梅溪湖的别墅,提出要他买一栋作为将来搞活动的会所。华金生明白,这是赵文彬想让自己买一套别墅送给他,考虑到以后很多事都还要请赵文彬帮忙,华金生答应了。

华金生事后找到国正明,告知赵文彬让自己出资买别墅的事。国正明心领神会,只好同意。国正明将地宝大厦项目中预留感谢赵文彬的500万元拿了出来,剩下的700余万元由华金生垫付,以1235万余元的价格在金茂梅溪湖别墅区购买了一套别墅。

房子买好了,接下来就是装修和家具。华金生问赵文彬喜欢什么装修风格,赵文彬指示其按照上海外滩丽思卡尔顿酒店模式设计装修。为了满足自己K歌和看电影的嗜好,赵文彬在装修过程中,还对华金生提出具体指示,要求餐厅的桌子一定要买大点,同时一定要搞一个单独的房间做家庭影院,最好还能具备唱卡拉OK的功能,华金生一一照办。装修共花了125万元,又花39万元购置了家具和家电。

一切安排妥当,华金生带着赵文彬来到别墅“验收”成果,并当场提出这套别墅已可当会所启用,等赵文彬退休后再把产权过户给他,赵文彬默认。

之所以要等退休以后再过户,赵文彬在供述中陈述了两个方面的原因。“我要华金生把这套别墅买下来做会所的时候,华金生应该就想要把这套别墅送给我,只是因为我当时还在担任领导,不能赤裸裸地拿别墅,这样对两人都有影响。”赵文彬还供述称,自己当时是领导干部,肯定不能把这套房子登记在自己名下,但退休以后没有人管了,这样就能规避组织调查。

从2016年春节起,每年过年赵文彬女儿回长沙,一家人就会住进这套别墅,其他时间里别墅都是空着的,国正明、华金生等人在这里打过几次牌,赵文彬有时候会来看看电影。入住后的物业费、水电费、燃气费都是华金生交的。

这并不是赵文彬第一次开口索要别墅,由于国正明更早认识赵文彬,也多次在土地使用权取得等事项上“单独”获得了赵文彬的帮助,为了表示感谢,国正明多次给赵文彬及其家人、情人送上钱物,包括2万美元、6万港币。大概是赵文彬觉得这些“感谢”还不够分量,2009年,他提出由国正明出钱,在青竹湖买一套别墅,登记在国正明的同学姜某的名下,等自己退休以后去住。此后,国正明分几次转账317万元给姜某,用于支付房款。

市委副书记受贿2300万:炒股赔了、情人买房车、请保姆都有人付款

索名车房产,送特定关系人

赵文彬索贿,有很大一部分是为其特定关系人曾媛媛及其弟弟谋取利益。而沙坪公司老总牛胜民则是为之埋单的对象之一。

沙坪公司是开福区的三大建筑企业之一。2002年,赵文彬调到开福区工作后,在走访区骨干企业时认识了沙坪公司老总牛胜民。此后,双方关系日渐密切,经常默契地相互帮助、各取所需。赵文彬不断利用职权为牛胜民的公司在承揽工程方面谋取利益,同时找各种名义向牛胜民索要钱财。

2014年,赵文彬提议由牛胜民在梅溪湖金茂府购买的一套房子送给曾媛媛。曾媛媛看中房子后,以其弟弟的名义交了5万定金,后牛胜民安排公司财务人员支付房款339余万元,还付了契税及房屋维修基金。2016年10月,曾媛媛拿到房屋钥匙,入住该房。

为防止索要房产的事被人发现,赵文彬特意关照曾媛媛要与牛胜民办一个租房手续。曾媛媛遂按赵文彬的要求,与牛胜民签了一个虚假的租房合同,意欲掩盖金茂公司代为支付购房款的事实。双方约定每月房租6200元,但实际上,曾媛媛一分钱租金也没付过。

2015年4月,曾弟想去英国读书,需要50万元学习和生活费用。赵文彬于是再次向牛胜民“狮子大开口”,提出希望他“支持”50万元。牛胜民爽快答应,并安排财务人员转给曾弟50万元,还假模假式地让曾媛媛打了一张“借条”,以掩盖索要款项的事实。

另据判决书显示,为曾媛媛的各种开销埋单的老板不止牛胜民一个人。2014年,赵文彬为曾媛媛庆祝生日,湖南某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老板张某送上2万元;2015年,同样是过生日,赵文彬安排张某陪曾媛媛在长沙美美百货买了2万多元的东西;2016年,曾媛媛在友谊商店买了6万元左右的床上用品,赵文彬一个电话招来湖南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王某,为其刷卡埋单;曾媛媛要搬家,赵文彬让国正明“祝贺”一下,国正明送上10万元;曾媛媛要装修,赵文彬又安排人“借”给她18万元……

出现在判决书中“特定关系人”,还有张某和梁某。根据之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消息,赵文彬任职期间,“长期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并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这一点,在判决书中也得到了印证,其中多次出现商人给“赵及家人、情人送钱物”的情节。“特定关系人”张某的宝马车出了车祸,不想再开了,赵文彬安排人出资42万元购买了一辆同品牌、同型号的宝马车,替换了旧车;梁某也得到一部车,是价值30余万元的白色大众途观车,埋单的同样是与赵文彬进行权钱交易的商人。

市委副书记受贿2300万:炒股赔了、情人买房车、请保姆都有人付款

转移、藏匿财产,对抗组织调查

案情显示,赵文彬受贿不仅数额巨大,而且明目繁多,几乎渗透了他和家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他自己要出国考察,有人送来“路费”;女儿出国留学,有人送来“学费”;他和妻子去香港旅游,有人全程陪同并奉上“旅费”。甚至赵文彬家的保姆都不是他自己出钱请的,得知赵文彬家需要保姆,商人赵某帮赵文彬雇佣了一个女孩,负责照顾老人、做家务,赵某支付了保姆三年多所有的工资,共计7.55万元。

赵文彬的妻子炒股被套,也有“义商”帮着填补亏损。2010年,在湖南某实业公司法人蒋应强的建议下,赵文彬妻子刘某花64万元认购了一支定向增发股票,可由于行情不好,本该一年售出的股票用了三年才抛售出去,且亏损27万余元。对这个损失蒋应强很自觉地承担了下来,他将64万元本金一分不少退给了刘某。

“参与股票投资是有亏有赚的,无论是赚钱还是亏损,肯定都要投资者自己负责。在刘某参与投资定向增发股票时,实际上是亏损的,这个亏损应该由刘某自己负担,但是蒋应强出钱把刘某的亏损弥补起来,实际上就是把这笔钱送给了我们。”赵文彬事后承认。

赵文彬有一定的反侦察意识,他索要的房产、汽车都登记在其他公司、个人名下,表面上看,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2017年5月,湖南省纪委监察室四室原主任曹明强案发,与之有关联的赵文彬感到惶惶,生怕会牵连到自己。他将梅溪湖别墅中的个人物品清理干净,并把别墅还给了华金生,送给梁某的汽车也退了回去(此时二人已分手)。不知是否得到了赵文彬的授意,其特定关系人也纷纷退赃,曾媛媛将收到的房产以及给弟弟上学的50万元退了回去,张某收到的汽车也被要了回去……

可实际上,只要有过利益交换,就一定会留下痕迹。2018年5月14日,曹明强案发一年后,赵文彬因涉嫌受贿犯罪,被湖南省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8月8日被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8月17日,赵文彬被立案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赵文彬任职期间,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串供,订立攻守同盟,转移、隐匿财产,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打高尔夫球、旅游,长期在带有私人会所性质的隐蔽场所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吃请;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品礼金;违反生活纪律,道德败坏,长期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并搞权色交易、钱色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土地出让、规划调整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赵文彬非法收受单位或个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57.1049万元,其中索贿人民币2269.2486万元。

2019年3月27日,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赵文彬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本案犯罪所得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文/蓝晓宇)

(文中除赵文彬外,均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检察风云杂志】出品,在今日头条独家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雨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