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体坛要闻 > 正文

摔跤吧,少年!来一次真正的徒手较量

文章来源:山西晚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4-11 18:18:14

摔跤吧,少年!来一次真正的徒手较量

  风靡全球的电影《摔跤吧,爸爸》相信大多数人耳熟能详。电影中除了亲情教育之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一次次精彩的摔跤比赛场景。不论是小吉塔一次次撂倒嘲笑她的男孩子的场面,还是吉塔长大后挑战父亲的那次“决斗”都让人印象深刻……而电影中展现的正是摔跤比赛项目中的自由式摔跤。

  握手、搭肩、抱头、勾腿、发力……不借助任何工具的摔跤比赛,是真正意义上人与人的徒手较量,既需要力气也需要勇气和胆量。如果说《摔跤吧,爸爸》在2016年末席卷了大荧幕,女主角“吉塔”触动观众的视觉和心灵,那么在2019年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上,我们将会看到许多和“吉塔”一样的孩子。

  4月10日上午,在山西省体育中心综合B馆内,山西晚报记者提前探秘,来到了山西省代表团太原市摔跤代表队的训练场地。室内地上,铺着大块的蓝色软垫,中间黄色圆圈部分正是摔跤比赛时的核心区域。

  上午9点左右,训练场地上的摔跤队员已基本就位,换上了训练的专业服装,穿上了软底鞋,在柔软的地垫上,这群小“吉塔”一天的训练生活就从这里开始了……

  太原体校乙组进入决赛

  “快,继续!跟上!”训练场地上,摔跤运动员弯腰躬背,自动列出一排,队伍最前头的队员跳马通过这一排“人造障碍物”后,到了队尾也自动弯腰躬下身子。第二个队员紧随其后,重复之前的动作流程,迅速到位……短短几十秒内,一列运动员几乎全部完成了一次热身运动,而这样的活动还在继续。似乎不需要过渡准备,即使是热身,队员的节奏也是如此紧凑。太原市摔跤柔道跆拳道管理中心主任史俊杰告诉山西晚报记者,这块场地上训练的正是古典式摔跤的青年运动员。

  古典式摔跤和自由式摔跤都属于国际式摔跤项目,古典式摔跤比赛时要求不许抓衣服、不准用手和腿进攻对方的下肢,只许用手臂抱头、颈、躯干和上肢,而自由式摔跤除了不许抓衣服,不许使用反关节和窒息动作外,比赛时可以手足并用,可以抱头、颈、躯干、上下肢、缠腿、勾足、挑腿等,因此也被戏称为“想抓哪就抓哪”运动。

  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国际式摔跤比赛的预赛3月18日到27日在山东淄博举行,有100多家参赛单位的1260名运动员参加了男子自由式、女子自由式、男子古典式等3个跤种的预赛。经过激烈的角逐,山西省代表团太原市摔跤代表队共获得8枚金牌、6枚银牌、16枚铜牌。据史俊杰介绍,本次预赛为期9天,国际式摔跤比赛中,太原市摔跤柔道跆拳道管理中心共派出68名参赛队员,其中有63名顺利拿到了决赛的“入场券”,成功率高达90%。

  2019年3月28日-4月3日于河南商丘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中国式摔跤项目体校乙组的预赛也已经落幕。中国式摔跤预赛分为体校和社会俱乐部两大组别,根据参赛选手的不同年龄又各自分为甲、乙组。据悉,本次二青会中国式摔跤项目体校乙组的预赛,共有来自全国各地50支代表队的459名运动员参赛,根据相关竞赛规程规定,获得各组别各公斤级别前16名的选手或团体队伍,将拿到全国二青会中国式摔跤项目相应组别及公斤级别决赛阶段的参赛“入场券”。据史俊杰介绍,目前完成的预赛中,体校乙组的队员100%进入了决赛。

  第一届青年运动会上,国际式摔跤比赛共设18块金牌,而本次二青会金牌数量成倍增加。据悉,国际式摔跤项目共设78枚金牌、中国式摔跤设80枚金牌、柔道44枚金牌。太原市摔跤柔道跆拳道管理中心主任史俊杰说:“金牌翻增,中心共有200多个夺金点,在整体部署上也下了很大功夫。”

  负伤休整两年后二青会预赛夺金

  “在山西省的体育竞赛项目中,摔跤是强项之一!”太原市摔跤柔道跆拳道管理中心古典式摔跤教练员赵越说。曾在全运会上实现男子自由式摔跤120公斤级“三连冠”,在亚运会等国际比赛中获得多枚奖牌,中国跤坛标志性人物的梁磊等,都是从山西走出去的优秀摔跤人才,如今也是国家级高水平教练。

  “太原市摔跤柔道跆拳道管理中心有很多国家级的高水平教练,我们古典式摔跤队就有曾获奥运会银牌教练员王建民!优秀的教育资源才能培养出更多优秀青年摔跤运动员。”赵越说道。

  诚然,身后这片训练场地上不断摔打扭斗、辛苦训练的青年运动员确实称得上优秀。他们两两结合搭档,有时需要将对方抱起越过肩膀摔倒在地,身体撞击柔软的垫子,依旧会发出“啪!”一声脆响,而这样反复摔打在地上的过程一天不计其数。

  “有时候无氧训练,比较累,刺激心肺功能,脉搏10秒跳动33次!”这样的生活对于已经练习摔跤七八年之久的吴昊洋来说,已经司空见惯。在刚刚结束的预赛中,吴昊洋夺得了古典式摔跤比赛甲组77公斤级的冠军。不到一个小时的训练已经让他满头大汗,“辛苦!”当记者问到吴昊洋训练辛苦不辛苦时,他没有犹豫脱口而出。

  每天早上6点到7点、上午9点到11点、下午3点到5点、晚上7点到8点,一天四练已经成为他的习惯,坚持了七八年。吴昊洋坦言小的时候被人欺负,十二三岁的时候出于兴趣和爱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了摔跤的兴趣班,没想到后来却被体校的教练员选中,2015年正式接触到专业的摔跤训练中。

  “因为伤病,我放弃过一段时间。”2017年,吴昊洋因为肩关节脱臼,进行了手术。据教练赵越说,受伤后他的心理受到很大打击,一度对摔跤很排斥,后来在组织和教练的努力劝解下,他终于重拾信心。在2017和2018两年中,吴昊洋没有参加过其他比赛,直至本次二青会,也是他的复出赛。“我放弃了教练,但是教练没有放弃我,也因为真的喜欢摔跤,我这次比赛信心和决心都很足,一定为队内争光,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繁忙的训练生活,让家远在邯郸的吴昊洋很少有机会和家人见面。“我已经有半年多时间没有回老家与父母相聚了,但是年龄大了,好男儿志在四方,我要争取在二青会决赛时夺得金牌,为山西、为教练、为家人争光。”吴昊洋说,预赛结束后他信心倍增。

  更多“吉塔”在努力

  离开古典式摔跤队训练场地,在楼上的楼梯拐角一处的一扇铁门内,自由式摔跤的男子和女子组也正在训练。一进门,便看见,除了窗边一米宽的过道外,整个室内几乎全部铺设了软垫,场地也更加宽敞开阔。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楼下的清一色男子军,楼上的训练场地上多了许多“女娃娃”。

  太原市摔跤柔道跆拳道管理中心男子自由式摔跤教练张成斌说,中国的女子自由式摔跤比赛项目在国际上成绩一直很突出,这次也有22名女子自由式摔跤运动员进入二青会的决赛。

  在场的女运动员中鲜少看见长发女孩,最长不过齐肩。身穿白色短袖,把刘海扎成“小鬏鬏”顶在头上的王小芳在人群中格外显眼。“我们训练的时候,经常擦到地面,头发揪住很疼,而且也不方便,所以几乎都是短头发。”17岁的王小芳说。“那你想留长头发吗?”她略微腼腆地笑了笑,说:“也想,但是训练最重要。”

  在现场,很多自由式摔跤项目的男女运动员会搭档练习,张成斌说:“目前,女子自由式项目的训练强度和男子差不多,这是要求更加严格,对于比赛也有好处。”虽然是摔跤,但是练习力量也会用到杠铃,61公斤重的杠铃,练习一组王小芳需要双手掂起10次。她练习自由式摔跤有四五年了,2002年出生的她在二青会女子自由式摔跤项目61公斤级的预赛中获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全国性的赛事,超级紧张,但是预赛完了就感觉还好一点,希望自己在决赛中能获得比预赛好的成绩吧!”

  运动员的体重管理一直是一个重要问题,尤其对于这种比赛来说,严格控制体重是题中应有之义。有时会在比赛前2个小时称重,如果不达标,就会采取相应措施。“体重控制一来看他们运动员自觉,二来教练也会监督。”张成斌说,如果体重出现波动,就会采取加大运动量、控制饮食等方式来及时管理,正常情况下,3-5斤的浮动都很常见。

  据张成斌透露,目前除了队员训练,队内还在研究其他队友的情况,整个摔跤队正全力备战二青会了!据悉,2015年一青会结束后,这里的备战二青会工作就开始了。太原市摔跤柔道跆拳道管理中心积极与兄弟省市,如内蒙古、河北、天津及其他周边省市积极协作,联合培养和资助培养共同组成一支实力强大的团队,将会成为本次二青会的主力军。

  采访最后,山西晚报记者问王小芳,这么多年辛苦付出,摔跤给你带来什么?

  “自信!”她微笑着说。(记者 赵德伟 实习生 崔希娅) 

责任编辑:郭晨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