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公益 > 正文

“没有腿”的刘书祥,成了靠“跑腿”为生的人

来源:纵相新闻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19-10-30 08:39:54

  撰稿 | 记者 宋祖礼 汪鹏翀

  采访完刘书祥之后,我们脑海里响起一个不算恭敬的称号:“无腿镖师”。

  他是一个因摔伤导致下肢瘫痪的残疾人,但是他靠为别人“跑腿”营生,他自己的双腿成了人生最大的负担,但他对山里的穷困户说“我是你的腿”。

  刘书祥获得了很多荣誉证书,将这些证书摊开,占了他家中小半个炕头。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最美残疾人”、“自强模范”、“自强脱贫奖”、“勤劳脱贫示范”等等,颁发的单位从县到市,乃至省级。

刘书祥获得的奖状。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从奖项名称可以看出,它们的获得依然与刘书祥早年的惨痛遭遇有着直接的联系。命运的际会让这个敦厚的山西男人失去了对下肢的指挥权,而他则以一己之力,“走”出家门、穿村越户,养活了自己、养活了家庭,更证明了,即便遭遇如此厄运,他依然不会是一个“废人”。

  这其中有多少辛酸苦楚,永和县工业匮乏而绝少污染的天空知道、“十年九灾”的贫瘠土地知道、他知道,外人,难知道。

刘书祥的家。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1“那个时候真的不想活了”

  刘书祥今年52岁,19年前一个雪后的冬天,他在山间放牛,由于地面湿滑,他不小心摔下了深沟,伤到了腰椎,下肢再也无法动弹。在农村人看来,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下半生基本也就只能终日与病榻为伴,再难参与劳作了。

  刘书祥刚开始也与其他人没什么不同,他在床头一躺就是两年。双腿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吃喝拉撒,全在床上,一不小心就会长褥疮,去了医院还要带累家人陪护。这样的生活,降临在一个三十来岁、正值盛年的壮劳力身上,哪怕是想想都令人绝望。

  刘书祥也的确曾经绝望过,他说,到后来,自己已经失去了生活的勇气:“那个时候是真的没有生活的勇气了,自己不能劳动,还拖累家里,不想活了。

  永和地处山西省临汾市,这里地处吕梁山脉南端,黄河中游晋陕大峡谷东岸,集合了山地、河流、黄土高原的地貌特征,千沟万壑,支离破碎。它还属于吕梁山生态脆弱区,水土流失严重,生态脆弱。

  独特的自然环境还导致永和气象灾害频繁,“十年九不收”。在这样的土地上生存,不努力是不行的,起早贪黑,先放牛、放羊,再下地干活,基本是每天的必修课。

  刘书祥从孩童时代便早早辍学,稍有劳动能力就随家人一同劳作。这块土地锤炼了他坚韧的性格,却也给了他终身不可治愈的残疾,而带走了他的劳动能力,也就带走了他挣命的信心。

永和地貌。 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诀别时刻,是亲情拽住了他。发生意外时,刘书祥已经有了三个女儿,其中又以小女儿最为疼人。刘书祥卧床时,村里还没有电视,家中也没有手机,整日对着坑头的土墙,他的苦闷,女儿虽然才二年级,却早已懂得。

  “身体不能动的人,个人卫生各个方面都有问题,也有味道,孩子也不嫌脏,回来就坐到你跟前,跟你讲讲这个,讲讲那个。”

  最令刘书祥念念不忘的,就是女儿每次放学后,还没进家门传来的那声“爸爸,我回来啦!

  那是他每天最大的心灵慰藉,也是在他面临生死抉择的关头,最终无法割舍的人间牵挂。

  2 “车陷了,天再冷都只能等着”

  不能死,就得好好活。被女儿唤回勇气的刘书祥,决定另谋生计。背着家人,他托人买了一辆带斗的摩托车,仅靠半个身子的力量,爬上车座,冲出了家门。

  刘书祥现在的三轮车,由于身有残疾,他只能靠上肢力量上下车。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永和全县35万亩耕地,70%是25度以上的坡地,由于当时道路尚未修整,通往各个村落的山路,蜿蜒曲折,尘土飞扬,一下雨就泥泞湿滑,举步维艰。也正是因为这样,山中的农副产品想运进市场,更须有人来往奔波。这是刘书祥误打误撞,碰上的“商机”。

  从那时起,每天走乡窜户,从收废品开始,到收药材、农副产品,“没有腿”的刘书祥,成了靠“跑腿”为生的人。

  “那时候进村的路,全是泥土路,一下雨就打滑,经常在半山坡上,上不去,下不来。”

  如果说在最近20年间,谁对永和的道路硬化体味最深,恐怕非刘书祥莫属。他记忆中的永和,是令人心碎的。

永和地貌。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因为下肢不便,每次独自外出收货,刘书祥都要做好一天不下三轮车的准备。对于常人来说很容易的上下车,对于他而言却难如登天。因而,常人看来泥泞难走的山路,对他而言,有时几同绝境。

  “以前没手机,车陷了,就只能在路上等着,天再冷你都只能等着,有一次我在山沟里坐了三四个小时,大冬天。

  因为没法下车,当遇到车轮陷入泥坑的情况,刘书祥就只能在山路上干等,等到偶尔有人路过,帮他推一把。帮过他的一个人跟他开玩笑说,再往前倒个几年,他这样在路上,要被山间的野狼吃掉。

  “像我们这样的人,想做成一件事情,要付出比别人十倍还多的努力。”

  刘书祥的三轮车,由于身有残疾,他只能靠上肢力量上下车。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刘书祥的艰辛更有不足为外人道处,因为常会大小便失禁,一个人外出又不能下车,他不仅要像孩子一样穿上尿不湿,山路奔波之中,还不敢多喝水。

  “就这,每天回来,保不齐裤子都是湿的。有的时候走的远,下大雨,别人一般就在外借住了,我这个情况,我不愿意待在人家里,不管多晚,都要回来。”

  采访中,我们感受到,刘书祥说出的这点故事,只是下肢残疾难题的冰山一角。双腿没有知觉,又风里来雪里去地骑摩托,他的双腿常会冻伤;常年路上跑,不小心翻车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受伤的他也只能躺在地上等待救援……

  回忆到这些听着就令人辛酸焦虑的情节,刘书祥始终笑眯眯的,多少有些难为情,但从没显示出怯懦。

  多年风霜锤炼出了刘书祥乐达坚强的生活态度。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3 “咱体谅他们的难处”

  自刘书祥残疾后的19年间,他的坐骑已经换了四辆,如今停在院子里的,已是一个带驾驶舱的运货三轮。出门收货,再也不用担心风雨侵袭,而他的小家,也在他的经营下越发有声有色。

  前些年,靠着自己运货生意攒的钱,刘书祥全家从村里的土窑洞,搬到了如今这栋三户型石窑洞里,单门独院,自成天地。这里靠近省道,也省去了他再来往于自己村子的麻烦。

  天天驾车忙碌,刘书祥的褥疮再没犯过,相反,常年劳作还锻炼了他的好体格,虽然已过天命之年,用他的话来说,“现在什么病都没有”。

多年劳作让刘书祥的手比常人更为宽厚有力。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刘书祥最小的女儿大学毕业后,成家立业,如今就在永和的国企上班。由于工作地点离家近,她现在就住在家里,白天上班,由老夫妻俩照顾孩子,一家人在这个小天地里可谓其乐融融。

  但刘书祥还要往外跑,他说自己在家里待不住,除了跟早已熟络的乡亲们联系拉货,他还去看望县内和他情况相仿的残疾人。他说,永和一共有五六个和自己情况差不多的,自己隔段时间就会去他们家里看看。

  “很多人有了这个情况,身体的病好治,心病难治,我主要是精神上鼓励鼓励他们。咱能体谅他们的难处。”

刘书祥的招牌式微笑。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因伤导致下肢瘫痪,不管对于哪个年龄段的人而言,都是毁灭性的打击。刘书祥说自己就是“现身说法”,给他们希望。

  “有一个跟我差不多的,我去她家,他们都不相信我也是一样的。我跟他们说了很久,才让我进门。”

  采访中,我们就刘书祥获得的奖状问他,是否知道为什么给他发这些奖?他回答说自己也觉得奇怪,“我觉得我没做啥,就是不想拖累家人,养活自己。

  我们获知的是,从身患残疾之后,不少人建议刘书祥去找一下当地残联,可以领点救济,然而他说自己“拉不下那个脸”,不想给人添麻烦。

  对于这个朴素的山西人来说,大概“不给人添麻烦”就是生活的真谛,因为不想给家人添麻烦,想过自杀,但终于振作;因为不想给政府添麻烦,从不抱怨,辛苦奔忙;因为不想给“客户”添麻烦,他处处为人着想,把贫困户们从山里打来的酸枣拉出村子,还跟他们开玩笑说:“我是你的腿!”

  遭遇了人生中最大麻烦的人,因为不想给人添麻烦,给了我们最大的力量感,大概这就是刘书祥创造的最大的“功绩”。这种功绩,还有一句诗意的表达:“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刘书祥的招牌式微笑。东方网·纵相新闻 图

  “燕赵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刘书祥是永和精神的代表,发展种种受限的永和,在跌跌撞撞中走到了脱贫的关键期,今年年底,他们就将摘掉贫困的帽子。这其中,付出了多少人的辛勤汗水,饱含着多少人的辛酸血泪。和刘书祥一样,经历过最为坎坷的永和之后,他们都相信,今后的路会越来越好走。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