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公益 > 正文

用嘴吸尿救人医生:吸到第二口就有点想吐了,但无怨无悔

来源:澎湃新闻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19-11-22 08:46:51

张红医生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图

  老人飞机上无法排尿膀胱可能破裂,医生自制装置用嘴吸尿救人。这一幕发生在11月19日从广州飞往纽约的南航CZ399航班上。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医生的救人事迹引发网友点赞。

  11月21日上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话用嘴吸尿救人的医生——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医生张红。他表示,从医30年,一夜之间成为“网红”有点始料不及,自制装置用嘴吸尿救人实属无奈之举,但无怨无悔。

  【对话张红】

  “紧急情况下,用嘴吸尿实属无奈之举”

  澎湃新闻:

  当时救人的现场情况是怎样的?

  张红:

  飞机上一名老年人由于前列腺肥大,形成尿潴留。当时老人的小腹像一个小西瓜一样。因为疼痛,老人表现得烦躁疼痛,坐卧不安,大汗淋漓。我和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医生肖占祥主任诊断后,我认为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要把尿尽快排出来。一开始,肖医生考虑到飞机条件有限,又处于紧急情况,无奈之下我决定用嘴吸尿。

  澎湃新闻:

  穿刺吸尿装置是怎么制作的?

  张红:

  飞机上医疗设备不足,在多数器材都没有的情况下,我用仅有的两个约2毫升的小注射器针头,接上吸氧的管道。由于吸氧管道较粗,约有1厘米,无法从尿管中导尿,肖医生做了一个带针头的引流管。随后,我们引导病人平卧在地板上,经脾进行膀胱穿刺。

  患者由于长时间膀胱膨胀,膀胱没有什么张力,虽然肖主任对病人的膀胱进行了轻轻的按摩,但是压力还是不足以让尿引出。在尝试吸了一下后,发现能吸出来,但是不会像虹吸作用一样吸出来后不停的流出。另外由于时间紧迫,需要赶快排出病人的尿,还有一点是由于病人感到疼痛不舒服,比较躁动,好不容易穿进去了又担心第二次穿,穿不到,所以就想到了赶快用嘴把尿吸出,是一个实属无奈的情况。

  澎湃新闻:

  自制穿刺吸尿装置现场消毒如何解决?

  张红:

  针头是无菌的,所以针头经过消毒插进体内,是经过消毒的,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管子是有菌的,但是问题不大。因为我们是把尿液从膀胱往外吸,所以水是往外冲的。如果往里面,那当然感染的风险就大一点,或者说管子长时间停留在膀胱里,或者是体外连着膀胱里面,就那样就可能会感染,这样短时间的问题不大。

  “吸第二口想吐,但无怨无悔”

  澎湃新闻:

  吸尿液的时候是什么感受?害怕吗?

  张红:

  对于吸尿液这个态度和想法,实事求是的说没有人不怕,当时我没有觉得我怕是因为我脑子里想不到别的,只想着怎么把尿吸出来。其实吸到第二口的时候,我已经有点想吐了,那个味道确实不好闻。但是当然,同时也怕有些传染病,但是我相信,后来考虑到这种是小概率事件。老人家主要的病是心脏、前列腺肥大等病,那些稀奇古怪的病概率应该小一些。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无怨无悔。

  澎湃新闻:

  您当时和另外一名医生是怎么配合的?

  张红:

  当时飞机15个多小时,我处于半数半醒的状态。我们作为医生,平时是睡的不太沉的。平时值夜班的时候,护士跑的动静以及其他动静,都会把我们惊醒。这是作为医生,这是一种本能。这个引流管,是他琢磨琢磨,慢慢弄出来的,肖医生也是一直在帮助救助的。肖医生一直把着针头,还要根据我的要求,不停的调整自己的位置。到最后,肖医生也是累的够呛,累的腿抖、手也抖了。

  澎湃新闻:

  救助以后,走出机场时是什么样的情形?

  张红:

  救助以后让我很高兴的是,当我出了机场,碰到患者和患者的太太,两位老人家完全正常,有说有笑的在外面走。他们也对我和肖医生表示了感谢。当然我也告诉他,因为现在只是把尿排了出来,关于前列腺的问题还是需要到医院做检查和治疗的。

  “把病人治好了是工作最大的幸福感”

  澎湃新闻:

  目前应该有很多媒体在采访您,您的事迹也上了热搜榜,一下子成为一名“网红”怎么看?

  张红:

  成为网红有点始料不及,只能说从一个角度来讲,大家对这个事情很关注,觉得这个事情是一个很正能量的事情,这也是我和肖主任希望看到的,这样一个结果。但是对于我来说,红完之后还得回去老老实实的工作。因为我们的工作都是简单重复,默默无闻,其实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至于网红不网红,我也怕红的太厉害。

  澎湃新闻:

  您从医多少年了?在从业中有什么难忘的经历?

  张红:

  我今年55岁,今年是我从医30年。当时选择当医生,父母觉得当一名医生非常好。作为一名医生,最基本的素质应该是坚守自己学医本质的承诺。我们做医生之前都是宣过誓言的,应该对誓言无悔。哪怕像我这样比较笨的人,也是会努力工作。

  其实,工作中没有太多最难过的工作经历。如果讲难过的经历的话,也就是连续3天不睡觉,一直在夜班、手术等工作。其实这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我们中国广大医生其实都是这样工作的。

  澎湃新闻:

  在工作中找到获得感和幸福感了吗?

  张红:

  至于从医有没有幸福感,一方面,做医生真的不幸福,对自己,对家庭,对子女其实都是有很多的内疚感。另外一方面,我们把工作完成了,病人治好了,其实就是最大的幸福感。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