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社会 > 正文

石家庄小果庄村4000多村民异地隔离 村书记:撤离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来源:第一财经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21-01-12 16:09:07

  第一财经记者 马晓华

  “把他们转移走了,我就安心了。”石家庄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书记路强对第一财经如此说道。

  在过去的十天时间里,路强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4000多村民“大撤离”上。

  河北石家庄这轮疫情中,首例确诊患者系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一名61岁的女子。她曾于2020年12月28日乘坐本村包用车辆到附近饭店参加婚礼,1月2日被确诊。自此,随着不断出现的病例,小果庄村开始处于风口浪尖,并成为河北疫情防控的“关键”。

  这是一个有着4000多村民的村庄。从1月2日起,每天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都有小果庄村人的名字,至今已有80个确诊病例。

  1月2日1个确诊病例;1月3日,1个确诊病例;1月4日,8个确诊病例;1月5日,8个确诊病例;1月6日,6个确诊病例;1月7日16个确诊病例;1月8日,3个确诊病例;1月9日,14个确诊病例;1月10日,23个确诊病例……

  在未找到这波疫情源头(“0号病人”)之前,撤离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村民撤离中的小果庄村 图片由当地村民提供

  紧急撤离

  “集中的单独隔离一定会减少进一步传播,因为集中隔离后叫网格化管理。我们的网格化管理是最有效率的。每一栋楼由哪个医疗机构、哪些人去监督管理,包括检测,都很方便,一旦出现问题,排查起来更简单。”路强说。

  截至1月11日中午,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村民大转移行动“告一段落”。

  “太不容易了。”路强感慨万千,但这并不代表着“结束”,疫情防控的“战斗”还在进行中。

  自首例病例确诊后,石家庄乃至整个河北的疫情防控形势都成为全国疫情防控的焦点。

  1月2日,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刘家佐村被划定为中风险地区,进行封闭式管理。随后增村镇全域实行封闭管控。1月3日下午,石家庄市召开了本次疫情的首次工作会议,会议提出要落实好重点区域防控措施:要严格把控主要道路,全面加强环境消杀,严禁外来人员随意进入,执行任务等确需进入的,要严格执行扫码、测温、登记等措施;要严格管理重点人群,对确诊病例的密接者实行集中隔离观察;要严格限制公众活动,重点区域内村党支部要动员广大党员加入志愿服务队,帮助村民代购日常生活用品,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严防出现群体性聚集。

  其中,小果庄村的疫情防控工作,落在了路强所带领的团队头上。盯着干活的志愿者有40~60人,有本村的党员、入党积极分子,村民代表群众志愿者。

  1月3日启动全员核酸检测后,小果庄村不断有确诊病例出现。从官方公布的确诊病例轨迹可以看出,5日时已经出现了家庭型病例,确诊病例13为9岁,南桥寨村人,与确诊病例12为母子关系。确诊病例15,69岁,南桥寨村人,与确诊病例14为夫妻关系。不可预知的隐性传播或许已经开始。

  1月5日,路强接到了紧急大撤离的指示。

  一波三折

  接到转移的任务以后,路强用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写了一个简单的动员慰问通知,然后反复、不间断地广播动员。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意识到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以及后果。一开始,村民们不仅没有离开的强烈意愿,甚至出现各种担忧。有村民会认为,如果没有好的条件的隔离,那还是居家隔离更好。

  路强用村里的广播,动员了一个下午,让村民们了解到:“我们走既让自己放心,又让别人放心,我们做的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尽管这场大转移分工明确,但转移过程并不顺利。

  政府负责协调隔离的酒店,车辆运输调度;群众动员,以及登车以前的所有工作,都由村里边的路强组织安排完成。

  “有的人对环境要求苛刻,要化解这些矛盾。每安置一批,我要到现场。从隔离区到村里往返,有时候一晚上就跑三四趟。转移一天24小时都不停,根本就没有睡觉的时间,每天只能睡上2个小时。”路强说。

图片由村民提供

  一位撤离的小果庄村村民也向第一财经描述了撤离的情景。

  “我们从5日开始用大巴拉出去隔离,一天一趟,每车50~60个人,开始被拉到机场附近的酒店或藁城区、开发区等的酒店。后来可能因为没有地方安排了,昨天的是被拉到廉州一中的宿舍,以及藁城四中和藁城职业中学宿舍。不少床铺没有被子,没有枕头,没有充电器。有的床上有个小绿色的褥子、小被子。还有一车人没有找到地方,因为宿舍没办法住,在车上待了一夜。因为怕感染,不能通风,还得开着门。从晚上6点和8点左右分别出发的车,在零下17度的晚上,在车上待了一夜。”

  1月9日情况开始有了改变。

  “后续大巴车多了,有时一天10多辆。各个隔离点条件开始变好,而且是单独隔离,除非有特殊要求。”转移后的小果庄村民表示。

  路强表示,11日中午,转移走了最后一批村民。“只剩下维持后续工作的志愿者和我,以及不能移动的人,大概有120多人。”

  拐点何时来

  “从2日发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就开始了转移、隔离、封村、清村、清街道、关商店,然后派警戒,防疫、消杀、消毒,转移所有的人员。”路强对第一财经描述着这10天的工作,每天似乎都是在重复同样的动作。

  但路强知道,工作远远没有结束。“后续还有很多工作,比如二次排查:有没有遗漏的,排查各户院子,动物包括狗都要统计,然后登记造册。这些都需要统一再摸排两遍。”

  但村民们能够完全撤离并单独隔离,对路强来说意味着“疫情有希望控制住了”。

  从公开轨迹看,在小果庄村传播的新冠病毒尚未表现出有别于已有认知,它的发病时间中位数在国家公布的范围内,潜伏期一般为3~7天,最长不超过14天。最新的数据显示,11日确诊病例中有12例为小果庄村村民,低于前两日数据。

  据了解,小果庄村在7日和8日后,核酸阳性无症状感染者数字已经开始减少。如果按照3~7天的潜伏期,未来一周之后,小果庄村的拐点或将出现。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