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社会 > 正文

河南男子被羁押期间卡上73万元不翼而飞?警方回应

来源:海报新闻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21-01-13 15:47:13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邓波 报道

  钱去了哪里?广西湛江的陈景卫向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反映,因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他在河南通许被刑拘,但在取保候审后却发现,自己交给警方的银行卡里的73.7万离奇消失了,而这些银行卡,警方也并没有在归还私人物品时还给他。1月12日,陈景卫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他认为自己的钱被当地派出所私下取走了。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则从办理陈景卫相关案件的派出所那里得到了另一个版本,陈景卫卡里的钱确实被警方取走,现在已经交到了通许县公安局的指定监管账户上。办理陈景卫案子的通许四所楼派出所所长王亚波告诉记者,被取走的钱不是陈景卫的,是受害人转到陈景卫卡里的钱,警方之后也会将这些钱退还给受害人。

  当事人陈景卫不认同警方的说法,他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被警方取走的钱是自己通过做微商挣来的,现在在走起诉流程,拿回自己的钱。

  刑拘取保后巨额欠款不翼而飞

  陈景卫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去年10月10号左右他发现自己名下银行卡被冻结了,于是到银行里去查询情况,银行工作人员的回应是,被河南省开封市通许县四所楼派出所给冻结了,需要找到冻结银行卡的派出所了解情况。

  随后,陈景卫在网上找到了四所楼派出所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对方告诉他,需要到当地配合一起案件的调查。12月27日,为了解封自己的银行卡,陈景卫到了通许,没多久他就被警方拘留了。陈景卫提供的拘留通知书显示,因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通许县公安局在2020年10月28日18时将陈景卫刑事拘留,羁押在通许县看守所。

(拘留通知书。受访者供图)

  “他们找我要了银行卡密码、手机密码锁、微信交易密码。”陈景卫介绍,10月27日下午,他在通许县公安局四所楼派出所被提审,三名提审的民警要他交出银行卡等密码,无奈之下,他只得提供。而在被警方控制之前,他的随身物品,手机、身份证、社保卡、港澳通行证以及6张银行卡还有钱包里的1100元现金,均被警方收走。

  相关办案资料显示,陈景卫牵涉进了公安局正在侦查的开封市通许县腾龙开设赌场案。12月5日,羁押了39天的陈景卫被取保候审。

  陈景卫告诉记者,他交上了两万元的保证金后,走出了通许县看守所的大门,来到办案的四所楼派出所领取私人物品。“他(民警)说,银行卡手机不能拿回去,其他可以拿。”陈景卫在派出所拿回了除手机银行卡以外的私人物品。

  “流水账单显示从2020年10月30日开始了。”回到湛江一个月来月后,陈景卫补办了手机卡,才发现自己银行卡里的钱不翼而飞了,被扣押的中国银行、广州农村商业银行、浦发银行3张银行卡里,共计73.7万元人民币,已经全部被取走。陈景卫展示的银行流水显示,这些钱款,系通过柜台、ATM机被人在十余天内,分多次取现、转账转走,每笔少则5000,多则数万。

(银行卡流水记录。受访者供图)

  其中浦发银行卡的流水显示,从11月3日到11月18日,被取走32.9万元,剩余3.95元;中国银行卡里的16.8万元在10月30日到11月09日被取走了;广州农商银行也是在10月30日到11月09日被取走24万元,剩余34.57元。被取走总额达到73.7万元。其中账户名为陈景卫的中国银行账户中,最大一笔数额16.8万元于10月30日在银行柜台被取走,而取钱的银行为中国银行通许支行,这个时间段内,陈景卫正在通许看守所里被羁押。

  “可能是我做生意的时候收到对方的款了。”陈景卫告诉记者,他推测通许警方之所以将他锁定为嫌疑人,是因为查到他的银行卡,和前述开设赌场案的犯罪嫌疑人有金钱往来。

  警方回应:当事人涉嫌洗钱,钱将退回给受害人

  1月12日,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就陈景卫反映的情况联系到河南省开封市通许县四所楼派出所所长王亚波,得到了另一个版本,据他介绍,陈景卫卡里的钱确实是公安局取的,目前已经到了公安局账户上,在之后是要退还给受害人的。

(取保候审决定书。受访者供图)

  王亚波介绍,陈景卫涉嫌帮犯罪嫌疑人洗钱,被警方取走的钱,都是通过受害人打到他的卡上,中间吃一点费用后再转给开设赌场的嫌疑人,“我们是有证据证明这个钱是受害人转到他卡上的,根本不是他的钱。”

  “因为陈景卫有的银行卡,我们这边没有这个银行,只好用过ATM转账,如果有这个银行就去银行取。”王亚波还解释了为什么警方取钱需要一笔一笔的取走。他还告诉记者,因为还差一点证据就没有批捕陈景卫,等证据落实后再进行批捕,“我们也已经传唤他过来把手续完善了,他一直不来,我们准备给他下传唤证,让他过来。”

  不认可警方说法,将提起诉讼

  但陈景卫对于警方的说法并不认可,他认为自己没有犯罪,要不然也不会取保候审,同时他也对警方在他被羁押期间分几十次在ATM机取走卡里的钱,还转到私人账户表示质疑。

  “我现在在走起诉流程。”陈景卫告诉记者,被警方取走的73.7万元是自己通过做微商,卖电脑主机和配件赚来的。“有什么事,让法院判决,轮不到他们来动我财产。”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