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社会 > 正文

“不得强拆”的房子被偷偷拆除,房主:执法部门怎么不把法院判决当回事?

来源:华商报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21-01-15 09:59:59

  执法部门认为村民的房子是“违建”,并下发了限期拆除决定书;村民称住了10年的房子并非违建,将执法部门起诉至法院;法院判决“不得强拆”,并撤销了执法部门的“限期拆除决定书”。村民赢了官司,但房子却在2021年1月13日上午被相关部门偷偷拆除。湖南省株洲市云龙示范区的邓女士不解:示范区执法部门怎么不把法院判决当回事?

强拆现场

强拆现场

  住了10年的房子 执法部门突然说是“违建”

  邓女士是湖南省株洲市云龙示范区龙头铺街道办事处兴隆山社区胜利组人。1月14日上午,提起自家房子被示范区执法部门偷偷拆除的事,邓女士很气愤。

  邓女士介绍,她是嫁到株洲市云龙示范区龙头铺街道办事处兴隆山社区的媳妇,丈夫在家排行老二,上面还有一个哥哥。2009年,株洲市云龙示范区修路时占用了丈夫家祖宅一部分宅基地,政府按当时政策给她家分配了安置房(超出人均分配面积需购买,无产权证)。同年,根据实际需要,公公向村委会申请,又在村里建了一套房子,包括一栋两层的楼房,两栋一层的厢房。“当时一大家子人都住在里面,包括丈夫的奶奶。”

  “听公公说,当年建房时曾向相关部门申请办理产权证,但由于行政区划调整,当时云龙示范区说暂时都不办产权证,公公才没有办。”邓女士说,2016年,村子登记办理不动产证,他们也登记了,但证一直没有办下来。随着城市的发展,云龙示范区对城市进行了新的规划。2018年底,示范区工作人员到邓女士村子对现有房屋进行编号登记,村民都说,村子将要拆迁。2019年5月底,云龙示范区拆迁部门和邓女士家协商拆迁赔偿事宜。“拆迁人员说,我家的房子无产权证,是违法建筑,只能按无证房补偿。”

  执法部门责令房主限期拆除“违建” 房主依法维权一审败诉

  由于补偿太低,邓女士家未和拆迁部门达成拆迁协议。2019年6月,云龙示范区行政管理综合执法局经过现场调查勘查,认为吴某某(邓女士公公)的房子属于规划范围内,且未办理审批手续。同月,执法人员先后向吴某某下达了《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告知书》《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限吴某某自收到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自行拆除违建,逾期不自行拆除的,依法强制拆除。

  邓女士一家认为,云龙示范区行政管理综合执法局作出的“限期拆除决定”认定事实错误,法律适用错误,超越法定职权,滥用行政权力,于2019年7月将对方起诉至株洲市芦淞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撤销云龙示范区行政管理综合执法局作出的《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

  法院审理认为,吴某某未经有关部门批准,擅自建房;被告作出的《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2019年8月9日,株洲市芦淞区人民法院驳回了原告吴某某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改判房主胜诉 撤销“限期拆除违建决定书”

  一审宣判后,邓女士家人不服,向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邓女士的公公吴某某在上诉状中称,他们在当地居住多年,如果建房违法,当时为何不予制止,而今拆迁之际,被上诉人才将上诉人房屋认定为违法建筑并责令拆除?被上诉人此举涉嫌以“逼迁”促拆迁,涉嫌行政权力的滥用,严重违法。云龙示范区行政管理综合执法局辩称:上诉人的房屋属于违法建筑,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驳回上诉。

  “二审中,我们向株洲市中院提交了‘云龙示范区征地拆迁各项补偿总表’‘补偿明细送达表’等新证据,证明因为行政区划问题,部分村民无法办产权证,村里大部分人也没有产权证,征拆部门不能因为无证问题认为上诉人的房屋不合法”。邓女士说,国办发明电[2003]42号文第四条规定,拆迁范围内由于历史原因造成手续不全的房屋,应另行补办相关手续,而不是盲目将其认定为违法建筑并责令拆除,以软暴力的形式进行逼迁。

  云龙示范区行政管理综合执法局辩称,2009年上诉人的土地及房屋被征购,并且分配了安置房,已经有房屋居住,不存在建房居住问题。上诉人违建的房屋现状并没有进入正式的征地拆迁,没有发布正式的征地公告。

  株洲中院审理认为,上诉人的涉案房屋位于株洲市2018年度征地范围内,且征收已进入房屋补偿阶段,该项目征收部门对上诉人的房屋应该按照征收补偿程序组织实施,而不是另外单独实施拆除违法建设的程序责令拆除。显然,被上诉人的执法目的并不是为了严格土地的管理使用,而是为了避开法定的征收程序,加快征收进程,以拆违的形式逼迫拆迁。被上诉人作出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的行为,不符合《行政强制法》《中共中央纪委办公厅、监察部办公厅关于加强监督检查进一步规范征地拆迁行为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相关规定,属于滥用职权。

  2019年10月29日,株洲市中院判决:撤销株洲市芦淞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撤销株洲云龙示范区行政管理综合执法局作出的《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

  房主胜诉一年多后 房子被偷偷强制拆除

  “二审胜诉后,一家人很高兴,都想着这下执法部门不能强制拆除了。”邓女士说,现实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乐观。2020年3月底、4月初,有关部门用土堆将她家房子团团围住,并采取了断水措施。“迫不得已之下,家人搬出了房子。”

邓女士说,偷拆之前,她家的房子(左)被土堆包围

  邓女士说,搬出房子后,一家人不断向相关部门反映,希望彻底解决问题。“2021年1月13日上午,我和老公到株洲市纪委反映问题,回家途中,突然接到嫂子的电话,说她经过我们家房子门前时,看到房子前停了很多车,很多穿着制服、戴着头盔的人将房子团团围住,之后大型设备进入,房子很快被拆除。”

  在邓女士提供的一段视频中,华商报记者看到,1月13日上午10时35分,几位穿制服、戴头盔的工作人员站在一栋房子门外,其中一人手持大铁锤,朝铁门猛砸数下,门被砸开后,门外人员蜂拥而进。另一段视频中,挖掘机正对一栋房子进行拆除,周围站着数名工作人员。邓女士称,经她辨认,强拆现场有龙头铺街道办工作人员,有兴隆山社区负责人,还有云龙示范区相关领导、工作人员。

偷拆之前,执法人员用大铁锤砸门

  “法院判决不能强拆,他们还是强制拆除了。”邓女士说,这次强拆,是他们不在房子的情况下被偷偷强制拆除的,“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一点也不知情”。邓女士说,他们不是不同意拆迁,只要拆迁部门依法办事,走程序、下文件,他们都没意见。“执法部门为什么不把法院判决当回事?这样偷偷强制拆除,算什么行为?”邓女士气愤地说。

接报案回执

  发现房子被强拆后,邓女士打110报警。株洲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龙头铺派出所受理了报案,并出具了接报案回执。回执称:你报称的财物被损坏案我单位已受理,当事人可通过相关平台查询案件进展情况。

强拆现场

  云龙示范区: 之前的执法程序有问题 但确实是“违建”

  邓女士家的房子到底是哪个部门拆除的?为什么法院撤销了强制拆除决定,一年后仍然被强制拆除?

  1月14日上午,株洲市云龙示范区龙头铺街道办事处兴隆山社区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邓女士家的房子是哪个部门拆除的,他不知道,“13日上午,我是在接到街道办领导的电话后赶到拆迁现场的”。

  株洲市云龙示范区龙头铺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13日的拆迁情况他不清楚,“应该是(示范)区里面组织的行动”。云龙示范区相关负责人称,邓女士家的房子是违建,“法院判决只能说明我们在程序上有瑕疵,并不代表实体有问题,也不能说明他们家的房子是合法的。”该负责人称,他正在开会,具体情况稍后相关部门会回复记者。

  华商报记者 陈有谋 编辑 董琳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