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旅游 > 正文

4座国内城市的摇滚乐迷打卡地图

来源:凤凰网旅游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19-09-02 14:41:04

  “新裤子是一支想干嘛就可以干嘛的乐队,这让我们自己也觉得很幸运。”

  ——彭磊

  2019年的夏天,随着《乐队的夏天》播出,乐队似乎真正迎来了“夏天”。

  这个夏天口碑最好的综艺,以乐队之间音乐魅力的较量,燃起了无数人心中的青春之火,也让“摇滚”成为了这个夏天的音乐取向。

  从上世纪80年代到今天,中国摇滚舞台已经开场30多年,几经沉浮却绝不会落幕。假如时光倒流,作为摇滚迷的你,想要回到哪个摇滚瞬间,打卡哪个空间?夏天过去的时候,让我们一起跟随中国摇滚发展的脚步,回顾那些独特的记忆。

  打卡第一站——北京

  北京不仅培育了中国第一代摇滚人,摇滚精神更是无处不在。一条条历史长河里淌过的北京胡同儿,街边起劲吆喝的豆汁儿,都充满了京味儿摇滚。

  1986年,随着崔健的一首《一无所有》响彻北京工人体育场,中国摇滚乐有了标志性的开端,摇滚乐从这里向其他城市辐射,从而形成影响。这座城市见证了崔健从流行歌手变成“摇滚教父”,也见证了窦唯从高唱《无地自容》的长发摇滚青年转而成为实验音乐的探索者,唐朝、魔岩三杰、郑钧、许巍……你所知道的几乎所有摇滚乐实践者都曾在这里唱响中国,在这里留下余音。

  打卡推荐:

  北京外国语大学

  这不但是我国的“共和国外交官摇篮”,关于摇滚的历史也应该被摇滚乐迷们铭记。1978年,这里诞生过中国第一支摇滚乐队——万马李王。

工人体育馆

  当年北京第一个堪称Club而不是迪厅的场子,就在今天幸福二村附近的世茂丁三,它叫Vogue,也叫88号。而这里,也是“中国摇滚第一人”——崔健的出生地,它附近的工人体育馆,不仅见证了崔健的辉煌,更见证了无数摇滚乐队的繁华与落寞。

树村

  上世界90年代的北京树村作为上地附近的一个城乡结合部,因为房租便宜,离演出场所又近,所以迅速聚集了大批乐队。在那个年代,基本听说过的所有乐队都在树村,所以树村又有个别称——“摇滚圣地”。2000年初,是树村的黄金时期,这个坐落在北京五环外的小村庄,装下了一百多支摇滚乐队。

马克西姆餐厅

  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北京还没有像样的Live House,演出大多数都在一些西餐厅里举办。而今天崇文门的马克西姆餐厅,当年便是一家能让乐队演出的场子,也是崔健曾经经常混迹的地方,除了音乐,还因为他交了一个匈牙利中国混血女朋友,而那首《花房姑娘》便是写给她的歌。

嚎叫俱乐部

  1990年代末期,五道口有个名为“嚎叫俱乐部”的地方,无数乐队都曾在这里留下过挥洒青春的痕迹,其中就有一名供职于好几个乐队的乐手,他的名字叫李鹏,后来也是反光镜乐队的主唱。

愚公移山

  20世纪初,清华大学西门一家75平米的路尚咖啡店,便是愚公移山的前身。它见证了摇滚相当一段时间的繁荣, 那会儿二手玫瑰、反光镜、Joyside常来,当时有多火爆呢?经常是里面挤满100人,外面还堵着200人。

打卡第二站——西安

  说起中国摇滚乐,西安一定是绕不过去的城市,这片土地培养出了张楚、许巍、郑钧、王梵瑞……足以支撑摇滚乐坛半壁的标志性乐者,是名副其实的“摇滚之都”。如今,和新裤子乐队同样因综艺而备受关注的黑撒乐队,便是西安摇滚的代表。

  90年代的西安生活节奏偏慢,但西北人的耿直率性,又让他们需要一种强烈而直白的表达方式,摇滚自然就成了最好的选择。这里可能优秀的乐队不多,但基数肯定庞大,因为相较其他城市,这里学生多,学生带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思考和文化,带着一批批新的声音,促使摇滚乐在西安这个地方有了好的发展,也才能出现张楚、郑钧、许巍这样“西安三杰”一样的摇滚乐灵魂人物。

  打卡推荐:

  八个半酒吧

  南郊八里村八个半酒吧其实就是一个“防空洞”,是西安的PUNK基地,曾经表面是个餐厅,转了两个弯就到了地下摇滚队演出地,洞里两旁是白白的岩石,四处涂鸦着抽象的壁画。

  它见证了西安摇滚乐真正繁荣的时期,“AK47”“恣慰”“卡西莫多”“美好药店”“声音碎片” “TOOKOO”“军械所”“反光镜”“脑浊”“Vialka”等,数不清的西安乐队在做过自己的专场。张楚曾经在这里静静地看过演出,诗人西毒何殇也在角落里大口喝过汉斯干啤。

  光音拾陆原创音乐俱乐部

  来西安寻找上世纪90年代摇滚乐的痕迹,那就必须得来光音拾陆原创音乐俱乐部。

  这里号称“西安地下摇滚乐圣地”,是西安比较早的livehouse,也是许多乐队来西安的必去之地,抒情英伦摇滚、气氛炸裂重金属、清新小调民谣、迷幻前卫摇滚、恐怖黑暗死亡金属、现场震撼工业金属,这里应有尽有。

爱乐黑胶手作馆

  前身为著名的EM7磁带店,在当年,“你知道EM7吗?”是一句非常流行的话,如果你回答不知道,那么在西安装文艺青年是没戏了,从美院那个小店铺到下马陵再到现在的爱乐黑胶馆,无数西安音乐迷追随到这里。这里还是张楚、痛仰到西安的必来之地,来西安了肯定要到这里来感受一下摇滚的痕迹。

打卡第三站——成都

  成都,这座城市给人最多的感觉就是安逸,而这里的摇滚也不只是简单的无病呻吟。不管你是高中生,还是写字楼里的小白领,它都能轻易地调动起你的情绪。

  成都足够任性、足够多元,可能每个摇滚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摇滚乐属性,但成都这个地方的摇滚乐呢?谁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风格,也很难给定性。

  新裤子、脑浊、果味VC、反光镜代表着成都的摇滚中坚力量,而成都作为一个半年高温热浪半年阴雨连绵的城市,有摇滚瞬时爆发的热情,也有回归平静的深刻。

  打卡推荐:

  成都理工大学

  1995年8月的成都理工大学,有一个大学生极度热爱那些平常人眼中不够正常的歌曲,为了唱自己的歌而组建了一个乐队。这个乐队对成都摇滚的影响巨大,带动了一大批年轻人走向摇滚乐的道路,甚至可以说,成都摇滚乐就是从这个乐队开始的。这个乐队叫“失眠”,而这个大学生就是成都摇滚教父级别的人物——虞志勇。

小酒馆

  小酒馆是成都原创摇滚大本营,这里有十几年不曾间断的周末摇滚现场,很多独立乐队、民谣歌手都在小酒馆有过演出。1998年,“废墟”乐队创始人周云山就在小酒馆里举行了告别成都的演唱会“飘在城市的边缘”,开始了到北京发展之路,也才有了后来的“废墟”乐队。

  2003年12月13日“雷神”乐队重组复出的演唱会也是在小酒馆举行的,那天,这里挤进了200多人,创造了小酒馆历史最高记录。后来因为安全的考虑,这个记录也再也没有谁打破过。

打卡第四站——兰州

  西北,一直都是摇滚乐的重要热土,而兰州,更是重中之重。

  从1990年开始,兰州组建多不下300个摇滚乐队,唱《兰州兰州》的低苦艾乐队、《生活在地下》的野孩子乐队,就是这个城市摇滚的代表乐队。

  但兰州的摇滚市场过于恶劣,导致如今能活下去的只有寥寥几个。如何寻找摇滚的未来,找到商业与摇滚本身的平衡点,对于兰州摇滚来说迫在眉睫。

  打卡推荐:

  西北师大

  1999年的冬天,第一次真正的兰州摇滚演出就是在西北师范大学举行的。

  那次演出上场有“临界·树”、“水晶花园”、“凸凹”、“重创”、“倾斜”、非法聚会”、“散人”等在当时具有兰州代表性的乐队。它见证了兰州地下摇滚“盛唐”时期的存在,对于兰州摇滚历史来说意义深远。

时间吧酒吧

  10年前的兰州,地下乐手的生存状况越来越不理想,只有很少的乐队能获得在酒吧演出的机会。“LessonOne”乐队的主唱赵葱曾经说过,当时兰州乐队基本上是 “时间吧”酒吧为演出基地,因为这个酒吧的老板一如既往地支持着摇滚,因为能够给兰州地下摇滚登台机会的酒吧越来越少,直到后来,这个“时间吧”酒吧也关门了,本土摇滚的一个集中表现的一个舞台也没了。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崔健《一无所有》

  北京、西安、成都、兰州……无论时光是否重来,我们始终相信摇滚音乐终将越来越好,因为与它携手并肩的,是无数个自由而勇敢的摇滚灵魂。带着过去和辉煌,去往那些有过摇滚痕迹的地方,这事儿本来就很摇滚!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