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政法 > 正文

杭州杀妻分尸案小女儿出具谅解书,许国利泣不成声

来源:上游新闻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21-05-14 14:35:50

  “我妈昨天一早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能麻烦帮忙看看监控么?”2020年7月6日,浙江省杭州市四季青派出所接到一起失踪报案,报案人是走失者的女儿。失踪者名叫来惠利,是一名51岁的女性。

  在对来惠利居住的社区及周边监控进行排查后,警方除了在7月4日来惠利家的电梯里看到过她和小女儿上楼的影像外,再也找不到任何踪迹。

  来惠利去哪儿了?这起离奇的失踪案,让来惠利居住的小区杭州市三堡北苑小区都蒙上了一层紧张的色彩。

  在来惠利失踪的第19天,警方在小区化粪池中找到了来惠利的人体组织,丈夫许国利被列为嫌疑人。到案后,许国利称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惠利产生不满,所以趁其熟睡,将妻子杀害后分尸。

  究竟是什么样的矛盾,让许国利对有15年感情的妻子痛下杀手?

  5月14日,许国利故意杀人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从庭审现场了解到,许国利称长期的家庭矛盾对妻子起了杀心,又始终对妻子的犯罪无法释怀,“我曾有过自杀的想法,但我现在真的很后悔。”

  ▲2021年5月14日,浙江杭州,杀妻分尸案被告人许国利涉嫌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在杭州中院开庭审理。图片来源/杭州中院

  初恋分手,重组家庭后多因素致矛盾升级

  “我爱她,但我也恨他,曾想过自杀,心里的矛盾始终无法释怀。”在法庭上,许国利哽咽了。

  1988年,许国利和来惠利相识后很快确定恋爱关系,3年的初恋,两人的感情不断升温,就在谈婚论嫁时,许国利和来慧利却因各种原因无奈分手。

  “分手后,我们各自成家,后来突破重重阻碍走到了一起”。2008年,时年43岁的许国利和39岁的来慧利登记结婚,婚后两人生育了一个女儿。

  “前十年我们关系很好,家庭美满。之后有了矛盾,有了隔阂,但也和其他夫妻一样,只是小矛盾。”许国利说,慢慢地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尽管夫妻不和,还要在邻居和外面人前保持和睦关系。

  许国利说:“我心里的烦闷始终无法排解,那段时间我心态都不正常,2020年7月初的时候甚至有到楼顶想过自杀,但没有勇气。”

  在许国利看来,他和来慧利的矛盾主要来自对他“没用”看法的越来越深,“我是外地人,她总是埋怨我没用,只要发生了矛盾,她就对我进行辱骂,拿起边上的东西砸我,有一次还砸伤了我的眉骨,女儿也在现场。在家庭经济中,她用理财平台和基金,我炒股票,钱都归她管,有时还埋怨我不给她买礼物。”许国利称,因为女儿的教育问题,两人也多次发生争吵。“来慧利从来不让我管女儿的学习,她的成绩越来越差。”

  家庭经济、孩子教育、妻子埋怨让许国利对来慧利产生了越来越大的怨念。2019年,因为房子的问题,两人矛盾再次激化。“2019年底分到新房子后,妻子把房子登记在她的名下,又因装修问题,多次争吵,我心里不高兴。”许国利说,“加上妻子之前犯过错误,我心里始终无法释怀。”

微信截图_20200722101113.png

  ▲2020年7月22日,浙江杭州,来惠利失踪18天后,小区电梯里粘贴的寻人启事。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杀妻分尸,被捂死过程中妻子曾叫许国利名字

  许国利在2020年7月4日和妻子又一次发生争吵。

  许国利说,7月4日上午,两人还一起到医院看病,并一起回家,下午的时候两人一起做肉圆子,许国利在厨房烧肉圆时,来慧利在卫生间淋浴室清洗切割机,由于切割机刀片锋利,来慧利的手指被划伤,埋怨许国利并用语言对他进行辱骂。

  “吃饭时矛盾也没有解决,各自吃完饭后,我心里还一直很生气。当时孩子在家,我就没有发作,怕当着孩子的面打起来。”许国利说。

  当天吵架后,许国利有了杀人的想法,来慧利有睡前喝牛奶的习惯,许国利把家里的安眠药放在了来慧利的牛奶杯中。

  “当天晚上11点到12点期间,我用毛巾和枕头将她捂死后,又拖到淋浴房,用美工刀、切割机和绞肉机进行分尸。”许国利说,在捂住来慧利口鼻后,来慧利曾醒来过,“她叫了我名字,当时我犹豫了,最后还是将她捂死了。来慧利死后,我对着她呆了1—2小时,又把她拖到卫生间淋浴室进行分割。”许国利说,分尸后,他分两天对尸块进行转移,并多次用洗洁精清洗淋浴房。

  7月5日,来慧利的大女儿接到母亲单位电话称来慧利当天没有去上班,大女儿发现母亲失踪并报案。

  为何能在杀妻后还接受采访?许国利说:“我知道我错了,也知道杀人偿命,但女儿还在,必须有一个人活着,所以才隐瞒了杀妻的事情。我真的很后悔。”

  ▲2021年5月14日,浙江杭州,杀妻分尸案被告人许国利涉嫌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在杭州中院开庭审理。图片来源/杭州中院

  认罪认罚,否认蓄谋杀人指控

  据公安机关介绍,2020年7月6日晚8时许,来惠利的女儿余某等三人到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四季青派出所反映:“我妈昨天一早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能麻烦帮忙看看监控么?”

  警方调取了该小区及周边所有视频监控相关时段共计约6000小时。同时,对电梯、水井、楼道等进行排查,最终确认来惠利自回家后再未离家。

  2020年7月22日下午3点到23日下午4点,警方对化粪池抽取的38车污秽物进行冲洗、筛查,现场提取检测后,发现有疑似人体组织,经DNA比对系失踪女士来惠利人体组织,判断来惠利可能遇害,案件调查取得重大突破,许国利具有重大犯罪嫌疑。2020年7月23日10时,经连夜审讯攻坚,突破了嫌疑人许国利的口供,据其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惠利产生不满,2020年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惠利熟睡之际将其杀死,分尸后分散抛弃。

  公诉机关指控,因感情和经济纠纷,2020年初许国利开始购买美工刀、切割机等工作。7月4日,许国利在牛奶中放入安眠药,许国利趁来惠利熟睡,用胶带封口后,用毛巾和枕头将其捂死。将尸体拖到卫生间用美工刀和切割机等工具分尸,其中一部分人体组织被冲入马桶。许国利使用背包,分两天将骨骼等尸块带到单位附近的垃圾桶丢弃,并在杀人分尸后,清洗、拆分作案工具后丢弃。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鉴定报告、许国利的供述、作案工具图片及证人证言等相关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许国利对一起生活多年的妻子杀人分尸,并在杀人分尸后淡定接受警方询问和媒体采访,还故意曝出妻子出轨的信息混淆视听,难以想象其残忍程度。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情形极其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造成严重社会影响,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许国利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认罪认罚,并表示无论什么判决都决不上诉。

  许国利对于公诉机关提出的2020年初购买工具蓄谋杀人的指控不予认可,“作案工具都是之前家里用的。安眠药是因为我俩有失眠的情况,之前托朋友买的,平时我们都有吃。”

  上游新闻记者在庭审现场注意到,提到杀妻过程和家庭情况,许国利多次哽咽。

  许国利的辩护律师认为,指控许国利的部分证据缺失,没有客观证据,只有许国利供述。部分重要人体组织未被收录在案。此外,许国利没有预谋的动机,只是家庭矛盾引发的激情杀人。另外其动机、手法以及批捕后的行为异常,可能患有精神疾病,建议法庭予以调查。许国利的供述多次反复,供述真实性存疑。

  辩护律师表示,许国利杀人系不和谐家庭关系引起,主观恶性不深。且许国利家庭情况特殊,还有一名小女儿需要照顾。小女儿曾向辩护人表示,平时父母对她宠爱有加,母亲去世了,她希望得到父亲的关爱和照顾,还写下了谅解书。鉴于此特殊情况,建议法庭充分考虑,不要对其处以极刑。

重返杭州杀妻分尸案现场1小.jpg

  2021年5月13日,浙江杭州,案发近一年,许国利家的大门仍贴着封条。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泣不成声,许国利称对不起女儿

  上游新闻记者在庭审现场看到,整个庭审过程中,许国利情绪低落,不愿过多表达。在辩护人提到小女儿今后的生活和出具谅解书时,许国利泣不成声。在之后的辩论阶段都难以平复情绪。

  许国利在陈述阶段说:“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爱妻的样子和生活的场景,想到的都是她好的一面。我做的事情不是‘后悔’两个字可以形容的,如果有来世,我还是希望和她在一起。同时,对关心我家庭的社会各界表示道歉,也对给我家人造成的影响道歉。”

  许国利哭着说,他最对不起的就是小女儿,甚至每次听到小女儿的名字都难以控制情绪,“我只想对女儿说爸爸妈妈都是爱你的。爸爸对不起你,希望你快点长大。”

  许国利故意杀人案刑事部分庭审结束后,继续开庭审理了附带民事案件。来惠利大女儿及小女儿的代理人出庭。

  对于民事赔偿部分,小女儿的代理人提出许国利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抚养费共计1583153.3元;来惠利的大女儿提出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1131692元。

  对于民事赔偿情况,许国利表示无异议。许国利说:“对于家破人亡的情况,后悔两个字已经无法表达,但也只能用后悔表达。对于民事赔偿诉讼全部满足,要先充分满足大女儿的诉求。”

  因案情复杂,该案未当庭宣判。

  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实习生 陈芷萱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