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中原 > 正文

对话郑州地铁5号线救援人员:湍流中组人墙保护被困者

来源:澎湃新闻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21-07-28 09:57:17

  郑州市消防救援支队金水大队南阳路站政治指导员殷全铭和该队14名消防员,是7月20日晚首批到达地铁5号线列车被困现场的消防救援力量。

  近日,殷全铭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他们接到通知后紧急赶往现场,但途经的涵洞被淹,最终只能翻越2米高的铁丝网,涉水到达。

  殷全铭说,他们到沙口路地铁站后看到,站台处隧道里的水已经没到胸口。从站台到被困列车,有200多米。隧道是倾斜的,越往里水越深。已有部分被困者从隧道内的疏散平台疏散出来。当时救援队伍分成两队,第一队在疏散平台疏散被困人员,在站台紧急通道和疏散平台之间固定了绳索,让大家拉着往前走,还在外侧用身躯组成一道人墙阻挡湍流。第二队救援队员游至列车内部救人。

  “(当时)想的最急、最多的,是把大家都救出去。”殷全铭说。

救援现场 受访者提供

救援现场 受访者提供

  7月20日,郑州持续遭遇极端特大暴雨。据郑州发布官微通报,当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一列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组织力量,疏散群众,共疏散群众500余人。据媒体报道,其中,从7月20日21时13分到次日凌晨2时10分,在5小时的紧急营救里,前往救援的郑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的“三股力量”,共营救疏散被困群众300余人。

  据郑州发布7月27日消息,记者从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获悉,在地铁5号线“7.20事件”中,有14人不幸遇难。

  “隧道是倾斜的,越往里水越深”

  澎湃新闻:救援队何时接到命令的?

  殷全铭:那天太忙,只顾着救援了,没有注意时间。当天(7月20日)在赶往另外一个现场途中,我接到郑州市消防支队指挥中心通知,说地铁5号线被困群众比较多,情况紧急。那晚,我们涉水才到达地铁站。沙口路地铁站位置特殊,通往该站的道路全都要经过涵洞。当时,积水已经与涵洞最上沿齐平。问现场管制交通的交警,说积水最深的地方有10米,我们过不去,只能绕道。

  后来,我们从涵洞上面京广铁路近2米高的铁丝围墙网翻过去,涉水约500米,才到达沙口路地铁站点。有消防员被铁丝划伤皮肤、擦破衣服,但都全力保护救援装备。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澎湃新闻:你们去了多少人,带了什么装备?赶到时,现场是什么情况?

  殷全铭:我和队员共15人,带了破拆器材、照明器材、游泳圈、救生衣,还有担架。当时地铁站周边全是水,我们从东北角的口进去,还有水从站口往里流,地铁那边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水流速度不大。进了站,我们第一时间就往里冲,就想着要第一时间进去,把里面的真实情况告诉指挥中心,第一时间把被困人员救出来。

  澎湃新闻:地铁隧道里情况如何?

  殷全铭:我们到后,站台处隧道里的水,已经没到胸口。不过,救援过程中,水位有下降。从站台到被困列车,有两百多米。隧道是倾斜的,越往里水越深。当时,列车前部已经脱轨,歪向另一边,但倾斜得不厉害。隧道右手边,有条宽不足一米的疏散平台。有很少一部分被困人员,已经通过这个平台逃了出来。

  澎湃新闻:有疏散平台,为什么乘客还会被困?

  殷全铭:被困乘客从列车里,可以跨到疏散平台上。但是疏散平台快到站台时,人要涉水,再通过台阶才能到达站台紧急出口。这个距离有三四米。因为水流很急,没有着力点会被冲走。

  澎湃新闻:少数乘客是从站台门逃出去的吗?

  殷全铭:不是平时出入地铁的门,像紧急出口。

  澎湃新闻:网传视频可以看到乘客站在车厢里等待救援,水已经淹到胸口。

  殷全铭:在地铁列车门打开前,列车内部是一个封闭空间,水位相对较低。从列车内部透过玻璃往外看,可以看到隧道里的水位比列车内部要高。门打开后,水就灌进列车了,列车内水位迅速上涨。我们到现场时,司机已经打开驾驶室车门,转移到站台上的群众只有很少一部分,大部分还在(疏散平台)往外移动,看上去很紧张。等我们到列车里,列车里的水位,已经和隧道持平了。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组成人墙保护被困乘客离开

  澎湃新闻:是如何展开救援的?

  殷全铭:我把救援队伍分成两队。第一队把已经站在疏散平台上的人往外疏散,用人墙把他们扶出去。第二队救援队员游至列车内部救人。

  澎湃新闻:如何保障群众不被冲走?

  殷全铭:我们在站台紧急通道和疏散平台之间,固定了绳索,让大家拉着往前走。还在外侧用身躯组成一道人墙,扶着被困人员迅速撤离。

  澎湃新闻:另一队如何做的?

  殷全铭:另一队扶着疏散平台往列车处游。列车里大约有二三十人,集中在第二第三节车厢,车里的水已经到脖子处。救援人员从列车驾驶室门进去,通过拉车门应急把手,就近打开被困人员所在车厢的门,将被困人员疏散至疏散平台。

  澎湃新闻:救援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细节?

  殷全铭:救援的时候,中间有一个转变。当时昏迷的人都在疏散平台,不多。最初,救援人员先把前面的昏迷人员、精力不足人员抬到站台抢救,也让出疏散平台。因为现场空气不流通,怕耽误时间会造成更大伤亡。在救援中后期,我们就让有行动能力的先走,昏迷的人留在平台上。当时,有两个昏迷人员是在中后段,比较重,两个救援人员都抬不动。平台太窄,哪怕只有一个人昏迷,也会严重影响疏散速度。我们就让未昏迷的有行动能力的人员抓紧时间走。后续增援力量到场,再利用担架转移昏迷人员。

  澎湃新闻:是如何救援昏迷人员的?

  殷全铭:用担架抬。在救援中后期,我们又从列车里找了一个手推车,类似高铁上卖货那种手推车,把人放在上面往外推。这个时候,有行动能力的人都出去了。

  拼尽全力救人

  澎湃新闻:为什么有些被困人员会昏迷?

  殷全铭:我们分析,疏散平台上昏迷的人是因为长期缺氧,长期在水里失温,情绪紧张而导致昏迷,应该不是因为溺水。我听记者说,列车停后,驾驶员曾尝试倒回去,没成功,大家就想在车里等待救援。列车里水越来越深,司机把门打开,就有乘客出去,但到站台那个地方,水越来越急,很难过去,就返回了。门打开后,水一直往车里灌,后来就把门关了。因为水不断往车里进,通风系统也早已失效,所以空气越来越少。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澎湃新闻:被困人员有没有什么举动让你印象深刻?

  指导员:当时我扶着疏散平台往里走,要去列车里和被困群众汇合,走到后面时,平台上有群众让我上去,不要从水里面走,从平台上走。我说不用不用,有一个男同志还是把我拉了上来。当时离列车还有大概50米。当时隧道的水位,脚能垫到底,但基本是漂着的。

  澎湃新闻:水流很急吗?

  殷全铭:急。挂在脖子上的绳子被挂断了,被水流冲走了。当时没有发觉,与手机相连的防水手表提示断开连接,才发现手机被冲走了。水流冲击力很大,我180斤也站不住。

  澎湃新闻:当时在现场身体有什么感觉吗?

  殷全铭:当时没有顾及太多,基本上都是在吼:“不要着急,我们已经过来了,有序撤离”,喊得最多的是“不要着急、不要着急”。

  澎湃新闻:你们什么时候撤离现场的?救援用了多长时间?

  殷全铭:因为把人都疏散完后,还要进去搜救,大概凌晨三点撤离的。总共疏散了有两三百人。

  澎湃新闻:在指挥救援中,你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殷全铭:想的最急、最多的,是把大家都救出去。群众说的最多的,就是谢谢。作为救援人员,每一次,大家都会拼尽全力。第二天看到关于伤亡的新闻时,心里是沉重的,真心希望永远不要再有这样的悲剧发生。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