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中原 > 正文

一个出租车司机的生活被暴雨按下暂停键

来源:澎湃新闻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21-07-28 09:58:01

  车被拖到修理厂后,老杨拆掉座椅座套,清洗了一天,才把在水里泡了两天的车洗干净。

  其实,开了11年出租车的老杨知道,泡水如此严重的车已经没必要修了。但他不死心,还是想来修理厂试试看。

  7月20日下午,暴雨来袭时,老杨驾驶着他的爱车被堵在郑州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后来他弃车逃生,徒步趟水回家。

  老杨一家人的生活都指望着这辆车。家里患肺癌的岳母,每个月要花数千元买抗癌药;二儿子自小脑瘫,身边必须有人照顾;小儿子在老家上高中的费用,也是每个月的固定开支;大儿子刚结婚不久,老杨还在还彩礼和房子装修的贷款。

  开车挣的钱不够用,他只能透支信用卡给岳母买药。一家人的生活费用,眼下只能依靠妻子做促销员挣的两千多块钱维持。

  这辆维持生活的出租车已近乎报废。发动机里排出了三四盆水,起动机、电瓶等凡是涉及电器的零件都要换。修好预计要一个月时间,还得搭上3万块钱。即使修好,以后可能也会毛病不断。

  “微信里的钱够还上个月的信用卡,只能继续透支信用卡还贷款,给老人买药。”车已经没有修的必要了,因为车泡水,老杨也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挣钱,现在他一天也不想耽误,想抓紧时间借钱买辆新车,有了车,才能继续挣钱养家。

老杨和他的出租车

老杨和他的出租车

  年少离家

  老杨是个能吃苦的人。

  2010年,拿着手里存下的20多万,向亲戚朋友借了20多万,买车、办好营运资质手续,一共花了45万。

  这11年里,他每天早出晚归。刚开始开出租车时,他一天跑车18个小时。按他的话来说,“咱不会投机取巧,不会跟人家多要钱,只能凭苦力挣钱”。

  现在51岁的老杨,身体已不如当年,但他仍然每天上午开始接单,一直到凌晨2点才回家。

  老杨不敢停歇。

  家中三个儿子,大儿子今年过年时结婚,婚房、彩礼钱以及房子装修的钱,都是老杨贷款来的。二儿子出生三天时,病理性黄疸导致脑瘫,家里耗尽钱财,寻遍名医,还是没治好,20多岁了还得依靠家人照顾。小儿子今年高考成绩不理想,在老家周口复读。

  家中还有两位七旬老人需要照顾。76岁的岳母,三年前患上肺癌,岳父前几年得了白内障,做了手术。

  虽然老杨拼命接单跑车,但一家人的生活费用仍是问题,妻子只能找了个促销员的工作,每月挣两千五百块钱,维持生计。

  老杨自小没了母亲,父亲再婚后在郑州生活,做早点生意,留他跟爷爷奶奶在乡下住。

  十九岁高中毕业,他来到郑州谋生活,没钱没落脚的地儿,他来到父亲家打地铺。早上起来,闲不住的他帮父亲一家卖胡辣汤。

  慢慢地,原本计划在郑州学无线电技术,修理电视机录音机的他,无意间学会了做胡辣汤的手艺。

  半路出家

  卖胡辣汤生意小、成本低,在老杨看来,这是只赚不赔的生意。后来,他和妻子自己摆摊卖,起早贪黑拼命干,小两口慢慢攒下了些钱。

  而后几年,物价上涨,但胡辣汤的价格却“原地踏步”。原本就薄利的小生意,也挣不到什么钱了,老杨家的生活难以为继。

  他转念又想到了一个出路——卖鸡蛋灌饼。他向信阳专业做灌饼的朋友学了手艺后,开了间门店。因专注灌饼味道,以真材实料对待客人,他卖的鸡蛋灌饼获得好评,还登上河南电视台的“香香美食”节目,生意越做越好。

  好景不长。卖鸡蛋灌饼的生意正红火时,老杨接到消息,他租的店铺以及周围的小门店都要拆掉。灌饼的生意做不成了。

  那时,店外经常路过很多出租车,有司机中午来不及吃饭,老远就喊“师傅,来个灌饼”。老杨做好了给他们送到车上,还免费送一杯豆浆。从当时的出租车司机口中,他得知开出租车很挣钱。

  但已经买了出租车、开始跑车的姐夫,不好好干活还总是抱怨开出租车不挣钱还很累。为此,老杨和妻子还和姐夫吵过。

  老杨有些赌气,反正灌饼的生意也做不成了,“我就买辆车试试,看看到底挣不挣钱”。

  2010年,老杨已经40岁,他报名去学开车。学会后,他把打拼半辈子的积蓄都投注到了这辆出租车上。自此,老杨正式踏入这一行。

  老杨没有试错。开出租车后,家里的生活渐渐好起来。

  “(在农村长大),咱这条件,从小就是能吃苦。”最初开车,他一天挣的钱比姐夫他们两个人(另一个司机)挣得还多。

  靠着这辆车,老杨在小儿子即将上小学时,在郑州全款买了一套二手房。这些年,供大儿子读完大学外,还给他在郑州南三环买了套婚房。

  三年前,岳母患上肺癌,给这个家庭带来了不小的打击。每个月的药费成了这个家最大的开支。加上各种贷款,老杨靠开车挣的钱以及信用卡勉强维持生活。

暴雨过后,相关救援单位对京广北路隧道进行抽排水。

  暴雨过后,相关救援单位对京广北路隧道进行抽排水。

  暴雨突袭

  一场暴雨打破了这样的生活。

  7月20日,暴雨一直没停过。最初老杨觉得下个雨而已,这没什么。

  下午3点多接近4点,老杨开车在京广路附近接一个20多岁女孩去汽车站。他们进入隧道时,还没有积水,畅通无阻。

  下午4点左右,他来到京广北路隧道的南出口坡道上,仅有几十米的距离,他就可以驶离隧道口。但前面有几辆车堵住了他的去路。

  堵了半个小时后,老杨看着这雨势不太对,雨下得很大,雨滴很密集,隧道内已经有了积水,他担心乘客的安全,让乘客先下车离开这里。

  “我叮嘱她赶紧下车,不要去车站了,赶紧上去找个宾馆住下,不管贵还是便宜,都先住下,哪儿也别去。等雨停了看情况再去车站。这种情况下,即便去了车站,也没人会发车的。”老杨没收乘客的车费,让她在坡道上下了车。

  另一边,妻子接公司通知没去上班,在家照顾父母和儿子。

  老杨家住的是老房子,一下雨就漏水,这次漏得更严重,水顺着防盗窗往下流,几分钟就漏了一整盆,妻子不得不来回换盆接。

  家里的情况让妻子有些不安,她给老杨发了条信息让他尽快回家。

  但老杨仍被堵在隧道口,无法进退。

  水势汹汹。隧道内有三个车道大约10米的宽度,再后来的水“都相当于大河开口了,那快得很,水是往下灌啊”。

  接近下午6点,水位越涨越高。老杨觉得不能再等了,他尝试着打开车门,但水的冲劲太大,单手无法打开。他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坏了,出不去了”。

  经验使然,他先把车窗打开,“水往里灌,一进水,门就好开了”。他用两只手推开了车门。“我会游泳,我当时想的是,只要我能打开车门,我就能逃生。”

  这时,有个已经从车里出来的人吆喝着,叫大家快走,“赶快下来,赶快下来,车不要了车不要了”,从后头吆喝到前头。

  当时因为被堵时间太长,有一个男司机直接在车里睡着了,其他司机拿着水瓶砸车玻璃,把他喊醒,救了他一命。也有人犹豫不决,心疼车,不想弃车而走,那个吆喝的人有些命令式地让他们赶快下车。

  走向附近高架桥安全区域时,他看到一辆车上车主已经弃车逃生,只留下一只关在笼子里的狗,他拎上笼子,把狗放在了水淹不到的地方。

  老杨来到隧道口附近的高架桥后,看到他的车已经漂起来,向后漂了二三十米。他没敢告诉妻子车已经被水泡得漂起来,怕她心疼。

  水淹车毁

  来到安全区域后,老杨赶紧往家里赶,“万一发大水了,这三个人(岳父母、二儿子)怎么弄呐?”

  他蹚着水、游泳回家,平日里10分钟的车程,他用了四五个小时。路上的水已经齐腰,最高处已经到老杨的胸部。他和一个小伙子、一个姑娘三人搭伴回家。在途径大石桥附近时,因积水太深,无法判断哪里是路,他一不留神跌了一下,身后的小伙子拉了他一把。

  回家后的两天里,他都一直挂念着自己的那辆车。

  后来,和老杨一同被堵在隧道口的车主们建了个微信群,大家互通消息。

  7月23日,他骑着单车在京广北路隧道附近来回寻找,最终在航海路上找到了泡水两天的车。车身都是泥,泡水太久车内已经有些发臭。

  虽然他知道车已经无法修缮,只得拖去做报废处理。但老杨还是心存一点希望,他找了拖车公司。

由于泡水时间长,老杨的车发动机进水较多,在修理厂排出了三四盆水。

  由于泡水时间长,老杨的车发动机进水较多,在修理厂排出了三四盆水。七八百块钱的拖车费用,老杨舍不得花这个钱。他只得找亲戚家的车,在夜间路上车辆少的时候,把车拖到了修理厂。

  和老杨的车一样,修理厂里堆放着十几辆泡水车,但其他人的车都是泡在路面上,只有老杨的车是泡在了隧道口,他的车受损也最严重。

  修理厂老板看了老杨的车说,要修好也可以,所有涉及到电器的零部件全部换掉,得花费一个月的时候,而且得3万块钱的费用。

  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考虑到修好后,以后跑车时也难免出现各种“后遗症”,老杨计划把车做报废处理,然后赶紧借钱,买辆新车。只有有了新车,才能继续挣钱养家。

老杨车内的车座已被拆卸。

  老杨车内的车座已被拆卸。

  人生路上一堂课

  老杨算过一笔账。岳母患肺癌,每个月吃原价一万五千元一盒的抗癌药,医保优惠后,每个月仍要花六千多元。大儿子的房贷已经交由儿子来还,但彩礼贷和装修贷老杨每个月仍要还三千多。加上小儿子的上学生活花销,一个月得1万块钱维持。

三年前,老杨岳母患上肺癌,依靠“甲磺酸奥希替尼片”维持,一盒一万五千块钱,一盒仅够吃一个月,医保优惠后,也要六千多块钱。  受访者 供图

  三年前,老杨岳母患上肺癌,依靠“甲磺酸奥希替尼片”维持,一盒一万五千块钱,一盒仅够吃一个月,医保优惠后,也要六千多块钱。 受访者 供图有时钱不够用,“实在没办法了,过不了了”,老杨只能学着开信用卡,透支信用卡给岳母买药,用下个月挣的钱还上个月透支的钱,“一个月一个月这样熬”。

  这些年开车,老扬自己也患上出租车司机的“职业病”腰椎间盘突出。按他的话来说,每年也要去几趟医院,“花个万把块钱”。

  即便身体已不如当年,老杨仍然夜以继日的跑车。他每天早上起来踢毽子锻炼身体,上午开始跑车直到凌晨2点。

  而现在,车成了泡水车,即将报废,一家人的生活来源也断了。

  挂靠的公司正统计泡水车辆,他所在的车队一共有19辆车泡水受损,其他车队也有多辆车受损。老杨称,他的这辆车没有车损险,因为保险公司不卖给出租车。

  回想当时被堵在隧道口的场景,老杨有些想不明白,雨势那么大,出了隧道口掉头就是高架桥,就到了安全地带,为什么车在那几十米就走不动呢?

  他们组建的微信群里,有人在问这个问题,也有人在问这些泡水车应该由谁担责。最后,他们没有讨论出结果,但有车主发了这么一段话:不管怎样,我们的损失就当是人生路上遇到的一堂课,让我们懂得和感悟了很多平时生活中不能体会到的东西!人生的意义在于经历!

  回忆这些年的经历,老杨很是感慨。这样的压力曾在几年前差点压垮他。四五年前的一个冬日,他跑车回来,下车的一瞬间,他感到一阵猛烈的头疼。随后他去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头部没什么问题,检查心脏发现原来得了冠心病。

  老杨住院一个星期,安了两个心脏支架。出院后,他在家只休息了一天,就又开始接单跑车了。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