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3111456 3047798688@qq.com
首页 > 中原 > 正文

回看洪水消退的郑州:这场“天灾”是如何发生的?

来源:第一财经编辑:健翁发布时间:2021-07-30 10:22:34

  导读:此次洪灾虽然是暴雨引起,但在水灾之前,一些人为与硬件的系统化因素已经汇聚,并在水灾中聚合放大,最终给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作者 | 第一财经 冯硕硕

  距离7月20日的那场暴雨已经过去十天,郑州市区的涝渍已在逐渐消退,但留给这个城市的伤痛尚需时间疗愈。

  受灾的区域,不仅是郑州,还包括新乡、周口等地的150个县(市、区)1602个乡镇。据河南省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截至29日12时,据国家自然灾害灾情管理系统统计,此轮强降雨造成全省150个县(市、区)1616个乡镇1391.28万人受灾,因灾遇难99人,仍有失踪人员在进一步核查当中。

  目前,郑州的灾后恢复与重建工作正在推进,但也有人提出,应该检视此次天灾中暴露的一些问题,以避免更多灾难的发生。

  ▲7月26日,郑州二七广场周边道路人车稀少,商场停业。人民视觉图

  预警

  7月20日的那场暴雨,成了郑州市民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市民魏华说,这次的雨实际上是从7月17日开始的,一直断断续续,路上虽然不时有积水,但面积并不算大。直到7月20日中午,大雨才开始像被“玉帝打翻的玉瓶”般,不断向地面倾泻,“感觉像天突然塌了,不停往下倒”。此刻,洪水也开始如巨兽般,自西向东一路狂奔,将沿途的汽车、仓库、地下车库淹没。

  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暴雨,郑州市气象局也深深为之焦虑,由郑州市气象局官方认证的“郑州气象”微博账号显示,从7月19日21时59分到7月20日16时01分,郑州市气象局曾连续发布5次红色预警。

  “军情”如火。7月20日上午6时20分,郑州市气象局局长李柯星迅速签发第115号《气象灾害预警信号》。“暴雨红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3小时内,郑州市区及所辖六县(市)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该文件同时给出了防御指南: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防暴雨应急和抢险工作;停止集会、停课、停业(除特殊行业外);做好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灾害的防御和抢险工作。

  9时08分、11时50分,李柯星又连续签发《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建议“停止集会、停课、停业”。

  按照有关规定,这些气象灾害预警信号会被同时通报给教育、公安、住建、城管、交通运输、应急等行政主管部门以及当地政府一些主要领导,并由各单位根据预警信号的种类、级别和防御指南,组织实施气象灾害、气象衍生灾害的防御工作。

  包括魏华在内的不少市民当天收到了政府发送的有关降雨的短信,但最终,这些短信内容中并没有提到“停止集会、停课、停业”。事实上,7月20日当天,除了下雨,郑州市似乎一切如常,市民跟平常一样正常上班、送小孩去学校。

  至7月20日16时,郑州的暴雨突然开始加大,洪水开始在郑州市区到处泛滥,路面积水显著增多。

  ▲7月22日,来自江西的救援人员在京广南路隧道进行排涝作业。新华社图

  来自郑州市气象局的数据显示,7月20日16时至17时,郑州一小时降雨量达到201.9mm,相当于150个杭州西湖的水量被同时倾倒下来;19日20时到20日20时,郑州单日降雨量552.5mm;17日20时到20日20时,郑州三天的过程降雨量617.1mm,其中小时降水、单日降水均已突破自1951年郑州建站以来60年的历史纪录。

  以郑州常年平均全年降雨量640.8mm计算,郑州的三天降雨量相当于以往一年的降雨量。

  政府通报的信息显示,在此次灾情中,郑州市已有82人遇难,主城区1194个小区因灾停电、1864个小区停水,城市道路塌陷2075处,城区67座隧道桥涵受损,全市918处干线公路灾毁。

  劫难

  暴雨发生时,一些行驶在路上的汽车迅速抛锚,一些停留在小区地下车库的汽车,则迅速被洪水淹没。

  更危险的路况则出现在郑州市地铁5号线和京广路隧道附近。

  一辆载有500多名乘客、由海滩寺站开往沙口路的地铁5号线班列,于中途突然停车,进而导致洪水倒灌进入车厢,即便站在座位上,水位还是漫过了一些乘客的脖子。

  几乎同一时刻,因拥堵被困于京广路隧道的一些司机,也发现洪水正在急速向隧道内倒灌,车辆很快没过轮胎。

  而此时,包括瀚海晴宇、金城国际广场、正弘城等在内的数百个小区的地下车库内,数以万计的车辆,正在被不断上涨的洪水淹没。

  至大雨渐歇时,灾难已经酿成。

  被困于地铁5号线的乘客们,虽然大多被救,但仍有14人不幸遇难。被拥堵于京广路隧道的司机与乘客,有6人不幸遇难。

  一些人在这场洪灾中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一些人失去的则是含辛茹苦多年积累的财富。

  位于郑州市航海路的合盛商贸城,是一个占地70亩、拥有数百名鞋业商户的批发商城,一些商户已经在此经营近20年,一部分人拥有了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身家。但一场意外的暴雨,却让他们遭遇了灭顶之灾。

  从1998年便开始进入鞋业批发行业的王国党,在7月21日打开仓库的那一刻,内心濒临崩溃。仓库里,12万双布鞋全被浸泡,这些出厂价每双30元至50元的布鞋,是他们一家创业23年辛苦积攒的500万元财富。

  如今,这些被洪水浸泡,面临发霉、歪曲、开胶的布鞋,每双只能卖到10元左右——不及成本价的三分之一。

  创业23年来,王国党正在遭遇人生最大的劫难。“买了失火险,可遗憾的是,从没想过会被水淹,没买洪水险!”这意味着,即便这些被洪水淹过的布鞋全部卖出,王国党也可能会因此损失三四百万元。

  同样遭受损失的还有柴卫霞。她是郑州火车站附近一个地下批发商场的商户,这场暴雨让至少1.5万件羽绒服、派克服全部被淹,损失450万元以上。

  与此同时,由于暴雨导致郑州数百个小区的地下水库进水、被淹,很多居民的车辆均被不同程度浸泡或淹没。京东京车会郑密路店负责人张钧说,一些淹没过车顶的车辆,实际上已经失去任何维修的价值。他初步估计,全郑州近500万辆汽车中,因暴雨导致的泡水车数量大约在20万~50万辆之间,这意味着郑州几十万家庭都将面临损失。

  同样损失惨重的,还有建院93年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下称“郑大一附院”)。7月24日上午,当湖南长沙救援队赶到这里帮助灾后重建时,该院副院长闫新郑一边抹眼泪,一边对前来救助的志愿者说:“100年没有关门,今天关门,医院停业了。”

  “我在这工作了40多年,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郑大一附院院长刘章锁痛心地说,整体来看,此次洪灾给医院造成的初步直接损失就有13亿~15亿元,间接损失就更大。“大多数楼的负一、负二、负三层都没保住,非常惨重,像CT、核磁共振、伽马刀、DR、彩超等大型设备都被淹了,大部分都报废了。”

  刘章锁说,由于郑大一附院河医院区地理位置比较低,再加上金水河的倒灌,最终导致该院被淹没,被水灌入的一层和地下一层均放置着贵重设备、精密仪器,包括CT、核磁、DR、彩超、PET-CT、直线加速器、伽马刀等仪器设备,以及高压氧舱、配电室、控制系统、安防系统、计算机房等,直接损失非常大。除直接损失外,还存在一些次生损失,如有些医疗设备断电后性能发生变化,需要维修;手术室的无菌环境需要重新做,等等。

  修复

  洪灾的发生,也让这座城市居民的生活、生存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7月20日下午,在暴雨最严重时,魏华所在小区的电梯、水、电全部被停,居住于20多层的她,顿时感觉陷入一片黑暗。当她打开手机准备给亲戚、朋友发微信时,却发现手机的网速变得特别慢,一度连基本的手机信号都没有了。

  起初,魏华还以为,等大雨过去,也许一切都还会恢复正常。

  但直到7月26日,她家的水、电仍然没有恢复,电梯也一直停止运行。她跟朋友们沟通后才发现,不仅是她所在小区,全郑州的数千个小区,都正在面临停水、停电、停电梯的状况。

  没了电,存放在冰箱内的肉也很快变质,散发出阵阵恶臭,魏华将这些发臭的物资从20多层提到垃圾清运站后发现,原本整洁排列的垃圾桶,已经被一座高约5米的垃圾山取代——由于道路塌方、断行,本该前来清运的垃圾车,已经整整3天没有来了。

  当天中午,她走进一家便利店,准备采购一些瓶装水、零食时发现,手机里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因没有手机网络已经无法使用,店主说,店里的收银台也因没电、没网络停止使用了,现在只能收取现金。

  而此时,遍布郑州的汽车维修店内,正停满了各种被拆掉座椅、内饰,等待被维修的汽车,各种拖车奔忙于大街小巷,将一辆又一辆被淹的车辆送到店内。

  这座城市需要尽快恢复正常。

▲7月28日,洪灾过后,被损坏的道路正在修补。摄影/冯硕硕

  7月27日,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在主持召开灾后恢复重建工作例会时指出,当前全市已整体转入灾后恢复重建关键阶段,各项任务很重,挑战很大;要加大推动力度,尽快实现通水、通电、地下空间排水“两通一排”任务全面清零;要聚力聚焦严重影响人民生活的水毁工程,尽快完成修复;在建或拟建工程要让位于修复工程,工程修复要最大限度减少对地面交通影响,对道路交通要加强组织调度,确保出行有序、城市交通得到较快恢复。

  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队、志愿者以及解放军,也很快投入到这座城市的灾后重建中。

  7月27日晚上,在经过来自国家电网山西、陕西、延安、南阳等地电力工人的日夜奋战下,魏华所在小区终于迎来了临时用电。而郑州这座千万人口之城,也在经历过洪水的肆虐后,逐渐恢复生机。

  检视

  根据官方通报的数据,此次暴雨灾害导致郑州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650亿元以上。

  29日下午,河南省政府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通报,7月16日以来,截至29日12时,据国家自然灾害灾情管理系统统计,此轮强降雨造成全省150个县(市、区)1616个乡镇1391.28万人受灾,因灾遇难99人,仍有失踪人员在进一步核查当中。全省目前紧急转移安置93.03万人(累计转移安置147.08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1048.5千公顷,成灾面积527.3千公顷,绝收面积198.2千公顷;倒塌房屋1.80万户5.76万间,严重损坏房屋4.64万户16.44万间,一般损坏房屋13.54万户61.88万间,直接经济损失909.81亿元。

  而最新的灾情数据,仍在进一步核查评估统计之中。

  人们也开始检视和反思这场天灾。

  在郑州洪灾中损失惨重的史璞在接受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时说,此次洪灾虽然是暴雨引起,但在水灾之前,一些人为与硬件的系统化因素已经汇聚,并在水灾中聚合放大,最终给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史璞是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曾于2012年因通许县贩卖病死猪肉事件“绝食抗议食品不安全”为公众所知。

  对于水灾前已经存在的一些硬件问题,史璞认为有十条,分别是:

  (1)常庄水库等水利设施失修。

  (2)贾鲁河因修建道路、沿河建筑等造成数十段的堵塞、阻断、狭窄等,形成严重影响泄洪的隐患。

  (3)郑州市区的道路排涝设计标准低,重视地表工程,忽视路下工程,造成排泄不畅。

  (4)城市非生态化发展,地面硬化影响雨水渗透。

  (5)斥巨资投建的“海绵城市”不达标,成为形象工程,既浪费巨资,又耽误水利设施等修建。

  (6)主干道等在雨季绿化施工,开挖地面、路面等,造成隐患,影响疏通。

  (7)道路规划建设失控,造成诸多道路积水点并长期不治,典型如花园路与中州大道之间的国基路段。

  (8)城市交通规划水平低下,导致交通不畅,为此多建地下通道治标,但排涝设计标准低、质量差,造成严重隐患。

  (9)城市建筑的地下设施防水配套不足或缺失。

  (10)城市防洪的系统性设施缺失,包括预警系统、防洪系统及防洪物资设备工具等。

  “北方地区常年不来大水,干部群众防汛抗洪经验不足,工程体系比较薄弱,病险水库、堤防险工数量多。当前和下一阶段防汛抗洪形势仍然严峻复杂,国家防办、应急管理部将继续加强统筹协调,进一步抓细抓实防汛救灾各项措施。”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兼水利部副部长周学文也在7月28日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今年以来,洪涝灾害已致全国3481万人次受灾、146人死亡失踪,7.2万间房屋倒塌,直接经济损失1230亿元。

  *文中魏华、张钧为化名

©2018中原新闻网站版权所有